開主選單

User:HenryLi/新安縣志 (嘉慶)

  新安漢博羅縣地晉咸和元年置東官郡治寶安縣
  隋廢郡属南海唐至徳二年改名東莞眀萬曆元年
  版東莞置新安縣
      東莞康熙八年復置當分版
      東莞身繡  其四至八到
      唯新安一縣凡洋島
      他所不同管轄市墟又有籍
      之分舊志亦略而不著
  此縣志所?當重為編輯也我
 朝
重熙累洽政教覃敷舉凡經政海防風俗人物久道化成
  日新月盛而記載闕如非守土者之責歟 者昌 
始興即索圖經朱子守南康先徵郡志豈非為政者之先
  者之先務乎元蒙
恩節制兩粵有重脩廣東通志之設於是新安舒令楙官
  與邑之紳士重輯縣志聘西江王明經崇熙為總暮
  書成  呈閱是志於彊域道里土客戶   川
  人物瞭如指掌校之舊志   李吉甫元和郡縣
  志序云古今言地理者凡數千家尚古  或授古
  而略今采謠俗者多傳疑而失實斯編酌古徵今繁
  簡有法可免於吉甫之詆訶矣
賜進士出身
誥授光祿大夫太子少保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都御史
  總督兩廣等處地方提督軍務兼理糧餉加三級儀
  徵阮元序

  嘉慶二十有三年春
  宮保阮莭帥設局脩粤東省志命余總司其事於是
  討軼蒐遺各府州縣志悉取而寓目焉新安舒大令
  適以所輯續新安縣志示余紬繹数遍竊訝其分門
  詳晰取義謹嚴迥超凡手夫志者與史書相表裏者
  也省志既舉其綱邑志乃詳其目凡制度之沿革人
  材之登進以及忠孝㢘節之代興皆宜隨時增收以
  資考核若歷久不加編輯則文獻無徵觀感無自所
  關非細然則舉廢脩墜其亦守土者之責歟新安分
  自東莞晋時曾建為郡領海壖諸邑宋齊時為保安
  軍明史地理志注新安本東莞守禦所萬曆元年乃
  置為縣我
 朝文教覃敷薄海內外咸隸版圖一統志所載新安初
  省入東莞康熙八年復置為縣隸廣州邑雖彈丸山
  海錯峙民蜑雑居實沿海之要區也舊志脩於康熙
  戊辰迄今已百餘年矣舒君適宰斯土慈惠之師催
  科不事甫下車即留心邑志暇則親履四境延訪故
  老而同鄉王眀經崇熙時適游斯地因延聘總纂相
  與考訂潤色凡山川之扼塞財賦之盈虛户口之登
  耗莫不臚舉備陳使覽者如指諸掌舊志體例既乖
  采訪未實如沿革為全書綱領舊志僅附地里海防
  為嶺表要務舊志不列専條況邑之疆域東至三管
  筆海西至礬石海南至担杆山沙水浩漫番彝出沒
  極為險要新志皆繪圖列考八到分眀復為附籍客
  民詳其氏族洲居村落補入輿圖言邊防者可即一
  隅而知嶺海全勢焉他若宮室志改為建置畧田賦
  志省入經政畧名宦舊附人物今則専列宦蹟一門
  苟非嫺於史裁曷克分類樹義如此其精且密耶余
  與舒王二君既同里又宦游同方舒君之力學愛民
  王君之彈聞洽見雅所素稔今得此志而讀之益嘆
  其學之宏識之大焉昔朱紫陽甫至南康即徵郡志
  蓋表微闡幽司教者藉是以流示斯民俾黙化於灋
  所不行政所不及者皆於是乎在覽是志者其勿以
  為空文也可
賜進士出身中憲大夫廣東督糧道分廵廣州府南埜盧
  元偉序。

重修新安縣志序

  古無郡縣也而邦國四方莫不有志子夏得百二十
  國寳書墨子曰吾見百國春秋古志如此其備也漢
  袁湯為陳留太守作耆舊傳褒善叙舊以勸風俗其
  事在圈稱所譔以前是即今郡縣志之權輿矣替朱
  子甫至南康即徵郡志論者以為知所先務余嘗深
  體此意焉丙子官斯土檢閱舊志自康熈戊辰前令
  靳公脩纂後迄今百數十年其間因革損益㡬經變
  易矣當議重脩旋以交卸未困戊寅復任此邦即殷
  然以此為念適承
  憲檄以接奉
  部咨應入
大清一統志事宜如有遺漏造冊補選
  大府即乗此纂脩廣東通志飭令採訪事實以備選
  錄余奉命惟謹而亦可藉此一新縣志是固余之本
  願也然終以簿領殷湊不能一手成之爰謀邑人士
  聘吾鄉王明經崇熙為總纂攷碑碣收圖籍遐稽博
  覧廣採兼收因即近聞叅諸舊志昔之詳者不敢略
  於今今之詳者不得不加於昔其中譌者正之冗者
  汰之缺者補之悉舉其體例而變通焉事本為因義
  不嫌創舉凢山川城郭户口土田官制兵防及夫庶
  之廢興舊章之沿革百產之衰旺人物藝文之增踵
  無不粲然具陳而非以矜博洽也昔江文通論史之
  難無出於志誠以志者憲章之所繋事該而核體正
  而嚴足以信今而傳後斯足述耳是書之成不惟存
  一方之掌故且以備省志之取裁並以供史館之採
  擇庶使海隅遐陬不外
聲教之訖而同登風俗之書謂非厚幸歟是為序時
  嘉慶二十四年巳卯閏四月下澣
賜進士出身知新安縣事前署佛岡㕔直隸同知南州舒
  懋官萸房氏自識於邑署雙柳軒

  嘉慶己卯仲春上澣新安邑侯舒萸房先生將重輯
  縣志以總纂属余余自惟學殖荒落深懼弗勝紀載
  之任而又竊歎萸房明府之識所先務且重以諄諄
  之命余故不容以弇鄙 也然志固未易言矣成周
  職方氏掌天下之圖小史掌邦國之志外史掌四方
  之志秦有圖書漢有輿地圖唐有元和郡縣志宋有
  元豐九域志樂史太平寰宇記則地志一書由來尚
  焉新安自明萬曆元年置縣此後或併或析且有遷
  界之舉舊志脩自康熙戊辰嵗其時邑地初復運會
  方新故其書多缺而不備而詞句既欠剪裁體例亦
  未完善即如縣治沿革莫辨源流四至八到悉皆舛
  錯且南頭一寨論形勢者以為全廣門户而海防之
  事不詳此固不能不重加編輯也蓋以百數十年因
  革損益日新月異况值
聖天子久道化成休養生息邑雖僻䖏海濱而天時地利
  風俗民情户口土田山川人物固已寖昌寖盛一道
  同風使未能縷析條分繁稱博引使之粲然大傋秩
  然脩明斯亦秉筆者之陋也因與萸房眀府悉心商
  確列門類定凡例以示同局俾得共襄厥事而是書
  以三閱月而成非率爾也以採訪者之勤於捜羅而
  在局諸君子復纂校不遺餘力余相與斟酌其間又
  幸賴萸房眀府以就正得失故得迅速蕆事獨是詞
  人脩史曾見議於劉知幾况其下焉者乎乃萸房明
  府以是書呈之大憲猥蒙
  制府阮芸臺先生 觀察盧西津先生許可且賜幷
  言而是書藉以並傳不朽此又不獨邑士之所懽忻
  而鼓舞者也是為序
  嘉慶二十四年嵗在己卯五月南城王崇熙譔

修志姓氏

  主修
賜進士出身
勅授文林郎新安縣知縣前署佛岡同知加六級舒懋官
  江西靖安縣人
  總纂
  候選直隸州州判副貢生王崇熙江西南城縣人
  分纂
恩    貢    生        曾 省
  廩       生        廖 鴻
  廩       生        黃大醇
  廩       生        陳 棠
  廩       生        鄧培泰
  附       生        陳藻新
  叅校
  增       生        鄭震川
  附       生        陳登元
  附       生        黃鳳鳴
  附       生        黃其熀
  附       生        杜道周

重修新安縣志凡例

  一我
 朝
列聖相承
綸音宣播
詔論頻頒以懲戒之深心寓典謨之精義舊志纂自康熙
   戊辰年未及恭錄登載今特敬謹編輯增入簡端
   以昭法守焉
  一縣治之沿革爲全書之綱領舊志列入地理門其
   中或晰或併尚欠分明今特詳加考證立為沿革
   門
  一占星雖騐之天而分野乃因乎地舊志天文一門
   今統列入輿地畧內
  一地志必系以圖固已新邑三面環海則海防為尤
   急今于舊志各圖外增入海防圖所以備省覽重
   扼塞也
  一舊志中之宮室志今改爲建置畧
  一舊志所載田賦志典禮志兵刑志今統列入經政
   畧
  一新邑瀕海重地今雖幸際
 昇平鯨波永靜然前事不忘而愼固封守有備所以無
  患也故特立海防門
  一舊志名宦俱列入人物志今特立宦蹟門
  一志自首卷外别為十三門首卷恭列
 典不敢系以前序其餘十三門皆有小引以明别類分
  門之意。
  一舊志繁蕪已甚訛闕尤多其體例亦未盡善今特
   酌定門類另爲編輯事增文簡惟取達意而止
  一舊志自康熙戊辰年續修後迄今百數大載應採
   事蹟甚多而是書以三閱月而成闕畧之譏知未
   能免

重修新安縣志目錄

 卷首
訓典
 卷之一
  沿革志縣治沿革表 考附
 卷之二
  輿地畧一輿圖 疆域 分野 氣候 風異附 月令 
      風俗 壚市 都里
 卷之三
  輿地畧二物產
 卷之四
  山水畧山 水陂堰附 潮汐 井泉
 卷之五
  職官志一文官制 武官制 文官表
 卷之六
  職官表二武官表
 卷之七
  建置畧城池 𪠘[註 1]
 卷之八
  經政畧一户口 田賦附役 雜餉 鹽課 魚課
 卷之九
  經政畧二學制 書院
 卷之十
  經政畧三禮制 祀典
 卷之十一
  經政畧四兵制 屯田沿革 䘏政 倉儲 驛政
 卷之十二
  海防畧防海形勢 寨船
 卷之十三
  防省志災異 寇盜 遷復
 卷之十四
  宦蹟畧歴代 國朝
 卷之十五
  選舉表一薦辟 文科甲 正貢 文職
 卷之十六
  選舉表二武科甲
 卷之十七
  選舉表三貢監 例職 封贈 恩蔭 重宴
 卷之十八
  勝蹟畧古蹟 塜墓 寺觀
 卷之十九
  人物志一鄉賢 孝行 行誼 忠義 忠勇義俠附 隱逸
 卷之二十
  人物志二列女
 卷之二十一
  人物志三壽考 流寓 仙釋
 卷之二十二
  藝文志一奏疏 條議
 卷之二十三
  藝文志二記序
 卷之二十四
  藝文志三文 詩 贊
 

新安縣志卷首

 訓典恭見凡例第一條

世祖章皇帝

世祖章皇帝

臥碑

臥碑
 順治九年二月禮部題定奉
欽作刋立臥碑曉示生員
 朝廷建立學校選取生員免其丁糧厚以廩膳設學院
 學道學官以教之各衙門
 以禮相待全要養成賢才以供
 朝廷之用諸生皆當上報
 國恩下立人品所有教條開列於後
 一生員之家父母賢知者子當受教父母愚魯或有非
  爲者子旣讀書明理當再三懇告使父母不陷於危
  亡
 一生員立志當學爲忠臣淸官書史所載忠淸事蹟務
  須互相講究凡利國愛民之事更宜留心
 一生員居心忠厚正直讀書方有實用出仕必作良吏
  若心術邪刻讀書必無成就為官必取禍患行害人
  之事者往往自殺其身常當自省
 一生員不可干求官長交結勢要希圖進身若果心善
  德全上天知之必加以福
 一生員當愛身忍性凡有官司衙門不可輕入卽有切
  己之事亦不許牽生員作証
 一爲學當敬先生若講說皆須誠心聽受如有未明當
  從容再問毋妄行辯難為師者亦當盡心教訓勿致
  怠惰
 一軍民一切利病不許生員上書陳言如有一言建白
  以違制論
 一生員不許糾黨多人立盟結社把持官府武斷鄕曲
 所作文字不許妄行刊刻違者聽提調官治罪

聖祖仁皇帝

聖祖仁皇帝

上諭十六條

上諭十六條康熙十八年
 敦孝弟以重人倫篤宗族以昭雍睦和鄕黨以息爭訟
 重農桑以足衣食尙節儉以惜財用隆學校以端士習
 黜異端以崇正學講法律以儆愚頑明禮讓以厚風俗
 務本業以定民志訓子弟以禁非爲息誣告以全善良
 誡匿逃以免株連完錢糧以省催科聯保甲以弭盜賊
 解讎忿以重身命。

御製訓飭士子文

御製訓飭士子文康熙四十一年
 國家建立學校原以興行教化作育人材典至渥也朕
 臨御以來隆重師儒加意庠序近復愼簡學使釐剔弊
 端務令風教修明賢才蔚起庶幾棫樸作人之意乃比
 年士習未端儒教罕著雖因內外臣工奉行未能盡善
 亦由爾諸生積錮已久猝難攺易之故也兹特親製訓
 言再加警飭爾諸生其敬聽之從來學者先立品行次
 及文學學術事功源委有序爾諸生幼聞庭訓長列宮
 牆朝夕誦讀寧無講究必也躬修實踐砥礪亷隅敦孝
 順以事親秉忠貞以立志窮經考業勿雜荒誕之談取
 友親師悉化驕盈之氣文章歸於醇雅毋事浮華軌度
 式於規繩最防蕩軼子矜佻達自昔所譏苟行止有虧
 雖讀書何益若夫宅心弗淑行已多愆或蜚語流言脅
 制官長或隱糧包訟出入公門或唆撥姦猾欺孤凌弱
 或招呼朋類結社邀盟乃如之人名教不容鄕黨勿齒
 縱倖脫褫撲濫竊章縫返之于衷寧無愧乎況乎鄕會
 科名乃掄才大典關係尤鉅士子果有眞才實學何患
 困不逢年顧乃標榜虛名暗通聲氣夤緣詭遇罔顧身
 家又或改竄鄕貫希圖進取囂凌騰沸網利營私種種
 弊端深可痛恨且夫士子出身之始尤貴以正若兹厥
 初拜獻便已作姦犯科則異時敗檢踰閑何所不至又
 安望其秉公持正爲國家宣猷樹績膺後先疏附之選
 哉朕用嘉惠爾等故不禁反復惓惓兹訓言頒到爾等
 務共體朕心恪遵明訓一切痛加攺省爭自濯磨積行
 勤學以圖上進國家三年登造束帛弓旌不特爾身有
 榮卽爾祖父亦增光寵矣逢時得志寧俟他求哉若仍
 視爲具文玩愒勿儆毀方躍冶暴棄自甘則是爾等冥
 頑無知終不能教也旣負栽培復甘罪戾王章具在朕
 亦不能爲爾等寬矣自兹以往內而國學外而直省鄕
 校凡學臣師長皆有司鐸之責者並宜傳集諸生多方
 董勸以副朕望否則職業勿修咎亦難逭勿謂朕言之
 不預也爾多士尙敬聽之哉

世宗憲皇帝

世宗憲皇帝

論知州知縣

論知州知縣雍正元年
 朕惟國家首重吏治爾州牧縣令乃親民之官吏治之
 始基也貢賦獄訟爾實司之品秩雖卑職任綦重州縣
 官賢則民先受其利州縣官不肖則民先受其害膺兹
 任者當體朝廷惠養元元之意以愛民爲先務周察蔀
 屋綏輯鄕里治行果有其實循卓自有其名非内聚賄
 而外干譽謂之名實兼收也全省吏治如作室然督撫
 其棟梁也司道其垣墉也州縣其基址也書云民惟邦
 本本固邦寧夫所以固邦本者在吏治之本在州縣苟
 州縣之品行不端猶基不立則室不固庸有濟乎
皇考臨御六十一年灼知州縣之重特行引見咨詢明試
 至詳至愼其有亷能之員每不次超擢以示鼓勵今海
 内羣黎皆
皇考所懷保也朕膺
宗社重寄思纘
皇考之治功惟爾州縣諸臣具有父母斯民之責其爲朕
 立之基址以固邦本焉誠能潔已奉公實心盡職一州
 一縣之中興仁興讓教孝教忠物阜民安刑淸訟簡朕
 將升之朝宁用作股肱如或罔念民瘼恣意貪婪或朘
 削肥家或濫刑逞虐或借刻以爲淸或恃才而多事或
 諂媚上司以貪位或任縱胥吏以擾民或狥私逞欲以
 上虧國帑王章具在豈爾貸與更有任州縣時私肥己
 槖而漫云且俟顯要方立名節者其與初市淸名晚而
 改操之人何以異哉至於錢糧其關係尤重絲毫顆粒
 皆百姓之脂膏增一分則民受一分之累减一分則民
 沾一分之澤前有請暫加火耗抵補虧空帑項者
皇考示諭在廷不允其請爾諸臣共聞之矣今州縣火耗
 任意加增視爲成例民何以堪乎嗣后斷宜禁止或被
 上司察核或被科道糾叅必從重治罪决不寬貸夫欲
 淸虧空之源莫如節儉正直節儉則用無不足正直則
 上官不可干以私若朘小民之生以飽上官之貪欲冐
 不測之罪以快一時之奢侈豈砥礪亷隅爲民父母之
 道乎爾州縣等官其恪共乃職勿貽罪戾毋謂地遠官
 卑朕不及察其賢否也特諭

諭開墾

諭開墾雍正元年
 諭朕臨御以來宵旰憂勤凡有益于民生者無不廣爲
 籌度因念國家承平日久生齒殷繁土地所出僅可贍
 給偶遇荒歉民食維艱將來户口日滋何以爲業惟開
 墾一事於百姓最有裨益但向来開墾之弊自州縣以
 至督撫俱需索陋規致墾荒之費浮於買價百姓畏縮
 不前往往膏腴荒棄豈不可惜嗣後各省凡有可墾之
 處聽民相度地宜自墾自報地方官不得勒索吏胥亦
 不得阻撓至陞科之例水田仍以六年起科旱田以十
 年起科着著爲定例其府州縣官能勸諭百姓開墾地
 畝多者准令議敘督撫大吏能督率各屬開墾地畝多
 者亦准議敘務使野無曠土家給人足以副朕富民阜
 俗之意特諭

禁現任官立生祠書院

禁現任官立生祠書院雍正二年
上諭人臣膺命効職果能實心愛民淸白自矢則官去民
 思甘棠留詠有愈久而不能忘者從古有之若今之生
 祠書院不知始自何人自督撫提鎭以及監司守令所
 在多有究其實不過官員在任之時或係下屬獻媚逢
 迎或地方紳衿有出入公門包攬詞訟之輩倡議糾合
 假公派費占地興工甚至園囿亭臺窮極華麗勞民傷
 財一無顧惜及其後或爲宴會遊玩之場或本官竟據
 爲產業考其年月則官員去任之後百姓追思而特爲
 興造者甚少此事向曾禁止而踵弊如故當再爲嚴飭
 嗣後如有仍造生祠書院者或經告發或被糾叅卽將
 本官及爲首之人嚴加議處其現在之生祠書院如果
 係名宦去任之後民間追思蓋造者准其存留其餘俱
 着地方官查明一槩改爲別用或爲義學延師授徒以
 廣文教如此則以無用爲有用以惜民財力杜絕虚浮
 於地方風俗大有裨益特諭

諭勸農

諭勸農雍正二年
上諭朕惟撫養元元之道足用爲先朕自臨御以來無刻
 不厪念民依重農務本業已三令五申矣但我國家休
 養生息數十年來户口日繁而土田止有此數非率天
 下農民竭力耕耘兼收倍獲欲家室盈寧必不可得周
 官所載巡稼之官不一而足又有保介田畯日在田間
 皆爲課農設也今課農雖無專官然自督撫以下孰不
 兼此任也其各督率有司悉心相勸並不時諮訪疾苦
 有絲毫妨於農業者必爲除去仍於每鄕中擇一二老
 農之勤勞作苦者優其獎賞以示鼓勵如此則農民知
 勸而惰者可化爲勤矣再舍傍田畔以及荒山不可耕
 種之處度量土宜種植樹木桑柘可以飼蠶棗栗可以
 佐食柏桐可以資用卽榛楛襍木亦足以供炊爨其令
 有司督率指畫課令種植仍嚴禁非時之斧斤牛羊之
 踐踏奸徒之盗竊亦爲民利不少至孳養牲畜如北方
 之羊南方之彘牧養如法乳字以時於生計不無裨益
 總之小民至愚經營衣食非不迫切而於目前自然之
 利反多忽畧所賴親民之官委曲周詳多方勸導庶使
 踴躍爭先人力無遺而地利始盡不惟民生可厚風俗
 亦可還淳爾督撫等官各體朕惓惓愛民之意實心奉
 行倘視爲具文苟且塗飾或反以擾民則尤其不可也

諭沿海居民敬神

諭沿海居民敬神雍正二年
上諭沿海居民人等朕思天地之間惟此五行之理人得
 之以生全物得之以長養而主宰五行者不外夫陰陽
 陰陽者卽鬼神之謂也孔子言鬼神之德體物而不可
 遺豈神道設教哉蓋以鬼神之事卽天地之理故不可
 以偶忽也凡小而邱陵大而川岳莫不有神焉主之故
 當敬信而尊事况海爲四凟之歸宿乎使以爲不足敬
 則堯舜之君何以柴望秩于山川文武之君何以懷柔
 百神及河喬嶽今愚民昧於此理往往淫祀而不信明
 神傲慢褻凟致于天譴夫善人多而不善人少則天降
 之福卽稍有不善者亦蒙其庇不善人多而善人少則
 天降之罰雖善者亦被其殃近者江南報上海崇明諸
 處海水泛溢浙江又報海寧海鹽平湖會稽等處海水
 衝决隄防致傷田禾朕痛切民隠憂心孔殷水患雖關
 乎數或亦由近海居民平日享安瀾之福絶不念神明
 庇護之力傲慢褻凟者有之夫敬神固理所當然而趨
 福避禍之道卽在乎此能敬則謂之順天不敬則謂之
 褻天褻天之人顧可望綏寧之福乎詩曰敬天之怒無
 敢戯渝又曰畏天之威于時保之朕固當朝乾夕惕不
 遑寧處以敬承天意亦願爾百姓共凜此言内盡其心
 外盡其禮敬神如神在實以至誠昭事而不徒尙乎虚
 文人意卽神意一念之感格自足以致休祥豈獨一家
 一鄕之被其澤哉爾百姓果能人人心存敬畏必獲永
 慶安瀾著該督撫將此諭旨令該地方官家諭户曉俾
 沿海居民一體知悉特諭

諭教士子責成學臣教職

諭教士子責成學臣教職雍正四年
 諭爲士者乃四民之首一方之望凡屬編氓皆遵之奉
 之以爲讀聖賢之書列膠庠之選其所言所行俱可爲
 鄕人法則也故必敦品勵學謹言愼行不愧端人正士
 然後以聖賢詩書之道開示愚民則民必聽從其言服
 習其教相率而歸於謹厚或小民偶有不善之事卽懷
 愧恥之心相戒勿令某人知之如古人之往事則民風
 何患不淳世道何患不復古耶朕觀今日之士子雖不
 乏閉門勤修讀書立品之輩而蕩檢踰閑不顧名節者
 亦復不少或出入官署包攬詞訟或武斷鄕曲欺壓平
 民或違抗錢糧藐視國法或代民納課私潤身家種種
 卑汚下賤之事難以悉數彼爲民者見士子誦讀聖賢
 之書而行止尙且如此則必薄待讀書之人而並輕視
 聖賢之書矣士習不端民風何由而正其間關係極爲
 重大朕自卽位以來加恩學校培養人材所以教育士
 子者無所不至宜乎天下之士皆鼓舞奮興爭自濯磨
 盡去其佻達之習矣而內外諸臣條奏中臚列諸生之
 劣跡請行嚴懲者甚多朕思轉移化導之法當先端其
 本原教官者多士之儀型也學臣者教官之表率也教
 官多屬中材又或年齒衰邁貪位竊祿與士子爲朋儔
 視考課爲故套而學臣又但以衡文爲事任教官之因
 循怠惰苟且塞責漫不加察所以倡率之本不立無怪
 乎士習之不端而風俗之未淳也朕孜孜圖治欲四海
 之大萬民之衆皆向風而慕義革薄而從忠故簡督學
 之臣愼重教官之職欲使自上而下端本澄源以收實
 效也凡爲學臣者務使持公秉正宣揚風化於教官之
 稱職者卽加薦拔溺職者卽行叅革爲教官者訓誨士
 子悉秉誠心如父兄之督課子弟至於分別優劣則至
 公至當不渉偏私如此各盡其道則士子人人崇尙品
 詣砥礪亷隅且不但自淑其身而羣黎百姓日聞善言
 日觀善行以生其感發之念風俗之丕變庶幾可望也
 特諭

諭舉貢生生員

諭舉貢生生員雍正五年
 諭從來爲政在乎得人書曰野無遺賢萬邦咸寧蓋賢
 才登進在位者多則分猷効職庶績自能就理而民生
 無不被其澤也朕卽位以來加意旁求凡所以延訪擢
 用之道盡朕心力如現任官員及候補候選科目諸人
 每特令薦舉遴選引見廣開錄用之途冀收羣策之力
 又念各省學校之設原以養育人材爰命學臣保舉賢
 能升聞於朝以備任使乃直省學臣所舉人數不多又
 或草率塞責不能副得人之實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今直省府州縣學貢生生員多者數百人少亦不下百
 餘其中豈無行誼醇篤好修自愛明達之士乎著知州
 知縣官會同各該學教官將府州縣之貢生生員內居
 家孝友行已端方才可辦事而文亦可觀者秉公確查
 一學各舉一人於今年秋末冬初申報該上司奏聞請
 旨其或僻遠中學小學實無可舉者令知縣教官出具
 印結該督撫查實奏聞朕因廣攬人材舉此曠典所以
 黜浮華而資實用州縣教職等官爲一方師長選賢薦
 能乃其專責倘敢有輕忽之心虛應故事濫舉非人者
 定照溺職例革職若或狥情受賄則當重治其罪八旗
 之滿洲蒙古漢軍亦照此例將人品端方通曉漢文者
 著該佐領各舉一人如不得其人之佐領亦具印結令
 該都統𢑥齊奏聞請旨庶使潛修篤行之士得以表見
 而國家亦收得人之效矣特諭

諭閩廣百姓各務本業

諭閩廣百姓各務本業雍正五年
上諭閩廣兩省督撫常稱本省產米甚少不足以敷民食
 總督高其倬亦曾具奏巡撫楊文乾則云廣東所產之
 米即年歲豐收亦僅足供半年之食朕思本省之米不
 足供本省之食在歉歲則有之若云每歲如此即豐收
 亦然恐無此理或田疇荒廢未盡地力或耕耘感惰未
 用人工或奸民希圖重價私賣海洋三者均未可定昨
 曾面諭九卿今廣西巡撫韓良輔奏稱廣東地廣人稠
 專仰給於廣西之米在廣東本處之人惟知貪財重利
 將地土多種龍眼甘蔗烟葉青靛之屬以致民富而米
 少廣東地瘠人稀豈能以所產供鄰省多令販運等語
 此奏與朕前旨相符可知閩廣民食之不足有由來矣
 令二省督撫等悉心勸導俾人人知食乃民天各務本
 業盡力南畝不得貪利而費農功之大不得逐末而忘
 稼穡之艱至於園圃果木之類當俟有餘地餘力而後
 為之豈可圖目前一時之利益而不籌盡於養命之源
 以致緩急無所依賴而待濟于鄰省哉假若鄰省或亦
 歉收則又將何如哉該督撫等務須諄切曉諭善為化
 導俾愚民豁然醒悟踴躍趨事則地方不致虛耗而米
 穀不致匱乏矣特諭

諭閩廣正鄉音

諭閩廣正鄉音雍正六年
上諭凡官員有𦲷民之責其語言必使人人共曉然後可
 以通達民情熟悉地方事宜而辦理無悞是以古者六
 書之制必使譜聲會意嫻習諧音皆所以遵成道之風
 著同文之治也朕每引見大小臣工凡陳奏履歷之時
 惟有福建廣東兩省之人仍係鄉音不可通曉夫伊等
 以現登仕籍之人經赴部演禮之後其敷奏對揚尚有
 不可通曉之語則赴任他省又安能於宣讀訓諭審斷
 詞訟皆歷歷清楚使小民共知而共解乎官民上下語
 言不通必致胥吏從中代為傳達於是添飾假借百弊
 叢生而事理之貽誤者多矣且此兩省之人其語言旣
 皆不可通曉不但伊等歷任他省不能深悉下民之情
 即伊等身為編氓亦必不能明白官附之意是上下之
 情捍格不通其為不便實甚但語言自幼習成驟難改
 易必其徐加訓導庶幾歷久可通應令福建廣東兩省
 督撫轉飭所屬各府州縣有司及教官遍為傳示多方
 教導務期語言明白使人通曉不得仍前習為鄉音則
 伊等將來引見殿陛奏對可得詳明而出仕地方民情
 亦易於通曉矣

論人子毋毁傷肢體

論人子毋毁傷肢體雍正六年
 諭覧福建巡撫常賚奏稱羅源縣孝子李盛山割肝救
 其母病母病愈後李盛山傷重身故請加旌表部議以
 割肝乃小民輕生愚孝向無旌表之例應不准行朕念
 割肝療疾事雖不輕而其迫切救母之心實難得而可
 憫己加恩准其旌表矣嘗讀韓愈之文曰母病則止於
 烹粉藥石以為事未聞毁傷肢體以為養苟不傷于義
 則聖賢當先眾而為之矣又讀朱子書曰割股固自不
 是若誠心為之不求人知亦庶幾今乃有以此要譽者
 是先儒論及此者屢矣本朝順治年間定例割股或致
 傷生臥冰或致凍死恐民倣傚不准旌表伏思我
世祖皇帝
聖祖皇帝臨御萬方立敎明倫與人為善而於此例愼予
 旌表者誠乃天地好生之盛心聖人覺世之至道視人
 命為至重不可以愚昧而誤戕念孝道為至宏可不以
 毁傷為正理立法垂訓實有深意存焉但向來地方有
 司未嘗以聖賢經常之道與國家愛養之心明白曉諭
 開導編氓是以愚夫愚婦救親而損軀殉夫而殞命者
 往往有之旣有其事若不予以旌表恐無以彰其苦志
 而慰其幽魂所以數十年來雖定不予旌表之例而仍
 許其奏聞且有邀恩於常格之外者仰見
聖祖皇帝哀矜下民之
聖心固如是之周詳而委曲也孝經曰身體髮膚受之父
 母不敢毁傷孝之始也孟子曰事孰為大事親為大守
 孰為大守身為大此皆言人子一身乃父母之遺體雖
 一髮一指不可偶有虧損以傷父母之所貽也孔子曰
 病尚以為憂設有不肖忤逆之子父母且恕而矜之其
 純孝之子而父母之憐愛又當如何也豈有以己身患
 病之故割其子之肝肉充飲饌而和湯藥其父母之心
 斷無不驚憂慘惕不安之理也若因此而至於傷生又
 豈父母所忍聞者乎夫父母有疾固人子所當盡心竭
 力之時而孝道多端實不容效命捐軀於一節孔子曰
 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是人生孺慕之誠
 原通百年而無間者也人子一身承先啟後負荷甚鉅
 以為孝也況人子於親本乎天性倘能盡至誠純孝之
 實則親病雖篤呼籲請禱力省一身之過誓願為一正
 人如此必能感天地動鬼神何須割肝刲股以為回生
 驚世駭俗之為著奇於日用倫常之外也至若婦人從
 一之義醮而不改乃天下之正道而其間節婦烈婦亦
 有不同者烈婦以死殉夫慷慨相從於地下固為人所
 難能然烈婦難而節婦尤難蓋從死者取決於一時而
 守貞者必歷夫永久而從死者致命而遂己而守貞備
 嘗其艱難且烈婦之殉節捐軀其間情事亦有不同者
 或迫於貧窶而寡自全之計或出於憤慨而不暇為日
 後之思不知夫亡之後婦職之當盡者更多上有翁姑
 則當奉養以代為子之道下有後嗣則當教育以代為
 父之道他如修治蘋蘩經理家業其事難以悉數安得
 以一死畢其責乎是以節婦之旌表載在典章而烈婦
 不在定例之內者誠以烈婦捐生與割肝刲股之愚孝
 其事相類假若倣傚者多則戕生者眾為上者之所不
 忍也向來未曾通行曉諭朕今特頒諭旨著地方有司
 廣為宣布務期僻壤荒村家喻戶曉俾愚民咸知孝子
 節婦之自有常道可行而保全生命之為正理則倫常
 之地皆合中庸不負國家教養矜全之德矣倘訓諭之
 後仍有不愛驅命蹈干危亡者朕亦不槩加旌表以成
 閭閻激烈之風長愚民輕生之習思之思之特諭

恩恤廣東蛋戶

恩恤廣東蛋戶雍正七年
 上諭聞粵東地方四民之外另有一種名為蛋戶即猺
 蠻之類以船為家以捕魚為業通省河路俱有蛋船生
 齒繁多不可數計粵民視蛋戶為卑賤之流不容登岸
 居住蛋戶亦不敢與平民抗衡畏威隱忍跼蹐舟中終
 身不獲安居之樂深可憫側蛋戶本屬良民無可輕賤
 擯棄之處且被輸納魚課與齊民一體安得以地方積
 習强為區別而使之飄蕩靡寧乎著該督撫等轉飭有
 司通行曉諭凡無力之蛋戶聽其在船自便不必強令
 登岸如有力能建造房屋及搭棚棲身者准其在於近
 水村庄居住與齊民一同編列甲戶以便稽查勢豪土
 棍不得借端欺凌驅逐幷令有司勸諭蛋戶開懇荒地
 播種力田共為務本之人以副朕一視同仁之意諭特

詔禁賭博

詔禁賭博雍正七年
上諭游惰之民自昔治天下者之所深惡若好為賭博之
 人又不止于游惰而已荒棄本業廢盡家資品行日即
 于卑污心術日趨于貪詐父習之則無以訓其子主習
 之則無以制其奴鬥毆由此而生爭訟由此而起盗賊
 由此而多匪類由此而聚其為人心風俗之害誠不可
 以悉數也大凡為不善之事者雖干犯功令猶可得微
 利於一時而獨至賭博則今日之所得明日即未必能
 保若合一年數月而計之勝者與負者同歸于盡此天
 下人所共知者而無如邪僻之人一入其中即迷而不
 悟且甘為下賤而不辭者大可悲矣數年以來屢降諭
 旨嚴禁而此風尚未止息者則以製造賭具之尚有其
 人而有司之禁約未曾盡力也百工技藝之事可以獲
 利營生者何事不可為而乃違條犯法製此壞風俗惑
 人心之具其罪尚可言乎嘗思賭博之風所以盛行者
 父兄為之子弟見而傚之家主為之奴僕在旁見而傚
 之甚至婦人女子亦沉溺其中而不以為怪總因習此
 者多故從風而靡者眾也假若嚴行禁止使人不敢再
 犯則日積月累後生子弟無從而見即無從而學此風
 自然止息無俟條教號令之煩矣凡地方大吏有司有
 化民成俗之責而乃悠悠忽忽視為平常安辭溺職之
 咎今特定本地官員勸懲之法以清其源嗣後拿獲賭
 博必窮究賭具之所由來其製造賭具之家果審明確
 有證據出於某縣將某縣知縣照溺職例革職知府革
 職留任督撫司導等官各降一級留任如本地有私造
 賭具之家而該縣能緝獲懲治者著加二級知府著加
 一級督撫司導等官著紀錄二次將此勸懲之法永著
 為例於雍正庚戌年為始著該督撫通行曉諭使城邑
 鄉村及遠陬僻壞咸使聞知特諭

諭沿海弁兵

諭沿海弁兵雍正七年
上諭粵東三面皆海各省商民及外洋番估携資置貨往
 來貿易甚多而海風飄發不常貨船或有覆溺全賴營
 汎弁兵極力搶救使被溺之人得全軀命落水之物不
 致飄零此國家設立汎防之本意不專在於緝捕盗賊
 已也乃沿海不肖之弁兵等利欲薰心貪圖財物每於
 商船失風之時利其所有乘機搶奪而救人之事姑置
 不問似此居心行事更甚於盗賊無恥殘惡之極豈國
 家弁兵忍為之事乎如雍正六年八月間有福建龍溪
 縣人徐榜貿易西洋行至廣東新寧縣地方遭風損船
 廣海寨守備鄧成同兵丁等巡哨至彼撈獲銀錢私相
 分取而坐視徐榜等在危困之中不行救護此案現在
 題參候審又聞有香山縣澳門番人月旺貿易交阯於
 雍正六年十二月在瓊州府會同縣遭風損船該汎百
 總文秀即篤小舟搬運貨物及至登岸止還本人緞疋
 銀器數件其餘藏匿不吐地方官現在查追似此貪殘
 不法之事廣東福建二省居多而他省沿江濱海之營
 汎亦所不免此皆該地方督撫提鎮等不能化導於平
 時又不能稽查懲究於事後以致不肖戒兵等但有圖
 財貪利之心而無濟困扶危之念也嗣後若有此等應
 作何嚴定從重治罪之條使弁兵人等有所畏懼儆戎
 著沿海督撫各抒己見議奏到時九卿會同再行定議
 此旨頒到之時著一面即行出示宣諭弁兵等一面定
 議具奏特諭

論富戶

論富戶雍正七年
 諭直省各處富戶其為士民殷實者或由於祖父之積
 累或己身之經營操持儉約然後能致此饒裕此乃國
 家之良民也其為鄉紳有餘者非由於先世之留遺即
 己身之俸祿制節謹度始能成其家計此乃國家之良
 吏也是以紳衿士庶中之家道殷實者實居五福之一
 而為國家所愛養保護之人則爾等本身安可不思孳
 孳為善以永保其身家乎夫保家之道若奢侈靡費固
 非所以善守而慳吝刻薄亦非所以自全周禮以鄉三
 物教萬民有曰孝友睦婣任卹可知公財行惠卹之義
 與孝友而並重者也蓋凡民之情賤者忌人之貴貧者
 忌人之富彼窮乏之人旣游閒破耗自困其生又皆不
 知己過轉懷忌於溫飽之家若富戶復以慳吝刻薄為
 心脧削侵牟與小民爭利在太平盛世年榖順成之時
 固可相安從來遇歉荒之時貧民肆行搶奪先眾人而
 受其害者皆為富不仁之家也迨富家被害之後官法
 究擬必將搶奪之貧民置之重典是富戶以歛財而傾
 其家貧民以貪利而喪其命豈非兩失之道大可憫惻
 者乎朕為此勸導各富戶等平時當以體卹貧民為念
 凡鄰里佃戶中之窮乏者或遇年穀歉收或值青黃不
 接皆宜平情通融切勿坐視其困苦而不為之援手如
 此則富戶濟貧民之急貧民感富戶之情居常能緩急
 相周有事可守望相助忮求之念旣忘親睦之心必篤
 豈非富戶保家之善道乎從來家國一理若富戶能自
 保其身家貧民知共衞夫富戶一鄕如此則一鄕永靖
 一邑如此則一邑長寧是富戶之自保其家尤富戶宣
 力於國也朕臨御以來屢經人條奏民間貧富不均請
 行限田之法乃至逆賊曾靜私著謗書謂方今輕徭薄
 賦惟利於豪強兼併之家與貧民無涉非復行井田不
 能養瞻百姓等語朕思此等怪謬支離之說乃理勢所
 萬不能行者夫天下富者一而貧者百以一人之有餘
 欲濟眾人之不足貧者未必便能成立而富戶無辜已
 受摧殘矣此乃懷欲窮天下之賊論有此情理乎朕旣
 知其必不可行若但令地方出示曉諭陽奉陰違朕實
 耻而不為若以不能行之事委之各省督撫以示德於
 貧民使之感朕恩意而以奉行不力之故歸怨於各督
 撫等又朕所不忍為者是以特頒諭旨告誠爾等富戶
 為富戶者當知己之得於天者甚厚當存濟人利物之
 心行救困扶危之事敦睦宗族周卹鄕鄰下逮佃戶傭
 工皆加惠養則人人感其德意即可消患於未萌況積
 善之家必有餘慶種福果於天地之間子孫必常享豐
 厚豈不美歟著各省督撫將朕此旨通行該屬之鄕紳
 士民人等共知之料朕赤子良民必不負朕期望之誠
 意也特諭

諭開墾

諭開墾雍正七年
上諭國家承平日久戶口日繁凡屬閒曠未耕之地皆宜
 及時開墾以裕養育萬民之計是以屢頒諭旨勸民墾
 種而川省安插之民又令給與牛種口糧使之有所資
 藉以盡其力今思各省皆有未墾之土即各處皆有願
 墾之人或以食用無資力量不及遂不能趨事赴功徘
 徊中止亦事勢之所有者著各省督撫各就本地情形
 細加籌畫轉飭有司作何勸導之法其情願開墾而貧
 寒無力者酌動存公銀穀確查借給以為牛種口糧俾
 得努力於南畝俟成熟之後分限三年照數還項五年
 後按則起科總在該督撫等統率州縣因地制宜實心
 經理務使田疇日闢耕鑿惟勤以副朕愛養元元序至
 意特諭

諭重農

諭重農雍正七年
上諭自古帝王致治誠民莫不以重農為首務書陳無逸
 先知稼穡之艱難詩載幽風備叙田家之力作論論云
 百姓足君孰與不足孟子云民事不可緩也蓋國以民
 為本民以食為天農事者帝王所以承天養人久安長
 治之本也我國家撫綏寰宇
聖祖仁皇帝臨御六十餘年深仁厚澤休養生息戶口日
 增生齒益繁而直省之內地不加廣近年以來客省皆
 有收成其被水歉收者不過州縣數處耳而米價遂各
 覺漸貴閩廣之間頗有不敷之慮望濟於鄰省良田地
 土之所產如舊而民門之食指愈多所入不足以供出
 是以米少而價昂此亦理勢之必然者也夫米榖為養

未完

  1. 厂部,偏旁為「解」,「廨」的異體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