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主選單
秋山真之(1916年)

秋山真之(あきやま さねゆき,1868年4月12號1918年2月4號,慶應4年3月20號-大正7年2月4號),細個叫「淳五郎」(じゅんごろう),係日本海軍軍人,最高軍銜係海軍中將。阿哥係陸軍大將、「日本騎兵之父」秋山好古,老婆係秋山季子(稲生すゑと),一共生咗四個仔兩個女。日本女政治家大石尚子係佢嘅外孫女。

生平

早期生涯

1868年4月12號(慶應4年3月20號),秋山真之喺伊予松山藩、松山城下嘅中徒町(而家嘅愛媛縣松山市)出世,係佢老竇秋山久敬嘅第五個仔。阿媽秋山貞係松山藩藩士山口家嘅女。

細個嘅秋山喺鄉下嘅私塾讀書,內容有漢學、和歌等等。後尾秋山真之嘅好朋友正岡子規去咗東京,佢受到好大刺激;而呢個時候秋山喺愛媛縣第一中學(而家嘅東松山高中)祗係讀到中五,但佢決定退學,並喺1883年(明治16年)帶住「將來要做到太政大臣呢個位」嘅雄心壯志起程去東京。到埔之後,秋山為咗考入東京大學,先喺私立書院共立學校(而家嘅開成高中)嗰度讀英文,後尾又考入咗東大嘅預科。

因為屋企窮,秋山真之喺東京讀預科嘅學費,係由佢阿哥好古出嘅。秋山本來一心諗住考入東京大學,但後來佢發覺,自己嘅志向同佢朋友正岡子規嘅好唔同;正岡子規打算做文人,志願係考到東京大學文學部。最後喺1886年(明治19年),秋山真之決定去讀海軍兵學校,並且成為第17期學員。

1890年(明治23年),秋山真之以同期第一名嘅成績由海軍兵學校畢業,正式成為一個海軍軍人,並且以少尉候補生嘅身份,分配到海防艦「比叡」號做實地演習。喺秋山實習嘅呢段時間,佢最受人注意嘅一件事,應該係有份參加將觸礁嘅鄂圖曼帝國軍艦「艾圖魯號」(土耳其文Ertuğrul)嘅生還者送返去嘅行動

盛年

1892年(明治25年),秋山升做海軍少尉。日清戰爭期間,秋山分配咗去偵察艦「筑紫」號,負責收集情報、救助傷兵之類嘅後勤事務。1896年(明治29年)年1月,秋山轉劃喺「横須賀」號嘅名下。喺甲午海戰期間,水雷嘅使用逐漸活躍起身,日本政府亦跟住設置咗海軍水雷術練習所(海軍水雷學校),秋山真之以學生身份喺度學習水雷嘅使用,畢業之後分配去横須賀水雷團第二水雷隊。後尾又升咗做海軍大尉,喺通訊艦「八重山」號服役。同年嘅11月,秋山以軍令部諜報科成員嘅身份去咗中國東北活動。

1898年(明治31年),日本海軍部打算揀一批人出國留學,秋山真之喺官費留學項目嗰度落選,但佢決定自己出錢去。到咗美國之後,秋山跟住著名軍事思想家馬漢學習,並且利用大學圖書館同海軍文庫嘅資料努力鑽研軍事理論。美西戰爭期間,秋山真之作為觀戰武官目睹咗聖地牙哥海戰嘅全過程:為咗封鎖古巴嘅聖地牙哥港,美國海軍採取所謂嘅「閉塞作戰」,之後秋山提交咗相關報告書「古巴·聖地牙哥之役」[1]

  1. 在米國海軍大尉秋山真之:サンチャゴ・ヂュ・クバ之役,極秘諜報第百十八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