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峽文化嶺南地區嘅一個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銅石並用嘅,安名跟廣東曲江馬壩石峽遺址來,笪埞考古發現有四𤗲HL:zaam3文化𤗲,由現場㞘底起第二𤗲亦即係下層文化就係通常講嘅石峽文化。石峽文化嘅主體,喺學術認定度照舊係屬土著文化,而繼承、發展咗發掘到㞘底𤗲文化嘅。[1]

香港歷史博物館展出嘅石峽遺址袋足器;其實種陶器對於嶺南史前文化來講好罕見,而主要都仲係圜底器、圈足器[1]

分期

石峽文化分得成早期 I 段、早期 II 段、中期、晚期(仲細分得做兩段)。戥其他文化比較憑啲特徵玉、陶器啲似其他文化嘅可以得出幅表畀石峽文化嘅文化年代框架:[2]

石峽 良渚 江西 絕對年代(距離而今)
早期 I 段 中期 拾年山第三期遺存 4800-4600
早期 II 段 中期
晚期
中期 晚期 4600-4400
晚期 4400-4200

範圍

由陶器風格估計得出石峽文化北界係南嶺南側,西到平南、東北到新喻、南到增城而冇到廣東南部沿海啲埞。[3]

考古發現

墳墓、葬俗

墳墓形制好多係長方形豎穴土坑墳,坑壁好多係攞火燒過;葬俗上石峽文化特色係流行二次葬,陪葬品有兩套。[1]

器具

石器

主要都仲係磨製常型(長方形、梯形)錛、斧;新出現石器錛、斧係有肩、有段嘅,而種有肩、有段石器係喺華南到太平洋羣島海洋地帶嘅特有形態畀啲史前工具嘅,屬於嘸同於中原華夏史前文化嘅特徵之一。[1]

陶器

主要係圜底器、圈足器(喺㞘底文化時期跟洞庭湖區域傳入並本土化),亦即係嶺南兩大陶器文化傳統。代表器形係圜底釜罐、大圈足盤、鏤竉圈足豆,係繼承自石峽㞘底𤗲文化。[1]其中印紋矮圈足罐(通常着認爲係一種非典型嘅陶器)就好有標誌性喺廣東地區啲遺存撈石峽文化同時期嘅入便,着同樣發現喺粵東虎頭埔文化同埋珠三角後沙灣第二期遺存啲遺址裏頭,並着認爲係誕生喺珠三角、喺虎頭埔文化得到興盛並往北傳播到石峽文化。[3]啲幾何印紋陶器着認爲係百越文化嘅一個特徵,喺中國東南沿海流行開嘅,特別係喺廣東比較發達。[4]

同時三足陶器都有相當數量,形制類似嶺北贛鄱流域樊城堆文化。袋足器(袋足鬹)罕有,係同時期啲嶺南文化裏頭唯一有種形制嘅,而形制都類似樊城堆文化。[1]

玉器

玉器係作爲陪葬品,啲風格有典型良渚文明風,特別係琮、璧、玦、璜等;之不過石峽遺址冇等級制度似良渚文明噉畀玉器嘅喺陪葬上[1];而跟尾發現嘅岩山寨遺址墳顯示有等級分化明顯,高級墳普遍有玉器陪葬[5]

石峽遺址早期 I 段嘅石峽文化衹有玉鉞而嘸見有玉琮、玉璧;早期 II 段正有啲良渚風格嘅玉器。啲玉器,出土喺石峽文化啲遺址嘅,幾乎都着認爲係本地生產出來嘅,論據係啲反映到嘅本地特徵喺材質工藝上、實物運輸難度考慮到假如要跟良渚長三角來、同埋玉器本身信仰上非商品嘅性質;但早期 II 段啲玉器着認爲係出自啲工匠,啲跟良渚來到石峽嘅人嘅手。[2]

生業經濟

石峽遺址下、中𤗲都發現有遺跡畀栽培,係嶺南地區嘅最早遺存畀種禾農業。[6]但石峽遺址啲石器裏頭啲大石鏟雖然實用得但都好少作爲實用而係作爲陪葬,少過細尐嘅石器似石钁、石斧、石錛之類啱馬壩紅土嘅,反映當時種禾係種喺旱田;[7]石峽遺址下𤗲啲穀粒喺窖竉同埋二次葬嘅墳嘅、禾桿痕跡喺啲屋嘅紅燒成嚿土嘅都幾少;穀粒即使好多係絲苗米,啲穀粒米粒形狀大細都嘸一致,而有啲係珍珠米,睇在標準嘸同絲苗比珍珠可以係10:5[8]或者7:8[9],所以羣體上睇係中間型,反映到當時品種純度低同埋耕田技術落後。[7]因此處喺粵北嘅石峽遺址人可能未必攞穀米做主食,而可能攞來做酒;主食可能有另開嘅嘢,譬如大薯淮山)、芋頭葛根之類。[7]

史考

文化交流

石峽文化繼承發展嶺南土著文化同時都體現出戥嶺北啲文化嘅交流。其中,石器方面有肩石器起源係喺珠三角,最早係出土喺南海西樵山遺址(即西樵山文化,距離而今七千幾年前);之有段石器最早係產生喺長江下游嘅馬家浜文化河姆渡文化,逐漸擴散到附近啲埞,並鼎盛喺良渚文明時期。[10]陶器似上文講到主要係土著嘅圜底器同埋本土化嘅圈足器,而又有形制係接近鄰近嘅贛鄱流域樊城堆文化嘅,後者啲三足陶、袋足器着認爲係分別在地化噉改跟中原龍山文化大汶口-龍山文化系統啲對應形制來。[1] 石峽文化陶器類似樊城堆文化嘅同時,花紋方面又吸收有粵東虎頭埔文化嘅因素,並經由石峽文化向外傳播。[3]中原文化本身反而冇直接影響到嶺南地區。[1]

有啲學者認爲石峽文化啲玉器有別於種使玉器傳統喺啲非石峽文化喺廣東嘅(譬如珠三角文化),啲一路使慣玉石玦、玉石環嘅[11],並認爲啲玉器直接跟良渚移民來,因爲時間啱好係喺良渚社會崩潰之後,而良渚玉琮目前出土最多笪埞繼良渚之後即係廣東,玉琮啲造型同埋紋飾都戥良渚基本一致;本地工匠有意模仿良渚紋飾,都反映到廣東地區嘅堅守畀良渚傳統同埋信仰。[12]但有學者針鋒相對指出,石峽戥良渚嘅交流着認爲冇涉及到良渚信仰嘅輸出,而純粹係技術交流由良渚中晚期有工匠落到石峽帶來嘅,並畀埋本地工匠、得到本地化作爲裝飾手法,表現喺啲玉器紋飾即使着認爲係良渚工匠跟良渚工匠傳統做嘅都並冇嚴格或者嘸使嚴格跟良渚啲玉器紋樣,好多玉器都脫離開或者本土化簡化咗神人紋體系而着認爲係本地工匠做嘅,而且石峽文化始終偏愛玉鉞、特別係本土細竉鉞樣式多過玉琮好多。[2]

返轉頭,石峽文化嘅葬俗(二次葬、雙孖陪葬品)都影響到嶺北樊城堆文化。[1]有人根據陶器啲特徵認爲樊城堆遺存係屬於石峽文化,同時石峽文化影響到湘江流域個石家河文化嘅邊廉與及廣西南部、北部灣沿海(譬如獨料遺址)啲埞。[3]

泰國中西部Tha Chin江流域、Khwae Noi江流域同埋馬來半島西岸嘅新石器時代遺存裏頭都出現有三足陶器空三足斝係本地產嘅,其中典型嘅係班考遺址甲類墳葬;種三足陶器着認爲有拏褦畀華南地區嘅新石器時代文化,包括石峽文化。石峽文化陶器傳統(圜底、圈足、三足)戥班考甲類墳葬特徵有好大相關性,兩家着認爲有淵源關係。[13]

後續文化

石峽文化亦即係石峽下層文化反映嘅土著文化主體,又着一路繼承到石峽中間𤗲、上高𤗲去並得到發展,譬如陶器製作工藝有好大提高。值得注意嘅係,喺石峽中高𤗲文化裏頭仲見有多啲土著文化因素強勢回歸,外來影響衹有個別殘留:外來形制三足器接近消失、衹得;陪葬玉器少好多,衹得簡單飾品似玦、環之類。之不過,上高𤗲文化當中釉陶、原始瓷器青銅器係受有同百越一員嘅吳越文化影響。[1]

呢種土著文化一路發展並作爲主流直到南越國漢武帝滅正最終着漢文明同化。[1]

遺址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何, 國俊 (2010). "從石峽考古看嶺南早期古文化的土著性及多元文化的融合". 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 2.
  2. 2.0 2.1 2.2 黄, 一哲 (2020). "石峽文化的琮、璧、鉞". 考古研究. 9: 6–19.
  3. 3.0 3.1 3.2 3.3 李, 岩 (2011). "對石峽文化的若干再認識". 文物. 5.
  4. 黃, 靜 (1997). "淺論先秦時期嶺南文化的特點". 首都師範大學學報. 1.
  5. "英德岩山寨遗址入选"考古中国"重大项目". 廣州日報大洋網. 2021-12-02.{{cite web}}: CS1 maint: url-status (link)
  6. 張, 弛; 洪, 曉純 (2009). "華南和西南地區農業出現的時間及相關問題". 南方文物.
  7. 7.0 7.1 7.2 吳, 建新 (2020). "從生計經濟看石峽遺址". 廣州文博.
  8. 楊, 式挺 (1978). "Talk about the cultivated rice ruins of Shixia". 文物. 7: 23–28.
  9. 張, 文緒; 向, 安強; 邱, 立誠; 楊, 式挺; 肖, 東方 (2006). "廣東曲江馬壩石峽遺址古稻研究". 作物學報. 32 (11).
  10. 傅, 憲國 (1988). "論有段石錛和有肩石器". 考古學報. 1.
  11. 曹, 芳芳 (2018). "廣東域內玉器與玉的嬗變——從新石器時代晚期到青銅時代早期". 夏商玉器及玉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12. 曹, 芳芳 (2019). "嶺南地區良渚風格玉器研究". 博物院. 2.
  13. 趙, 春光 (2021). "從泰國班考遺址看華南與大陸東南亞新石器時代文化的關係". 考古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