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鼻草約(又叫川鼻草約英文Convention of ChuanbiConvention of Chuenpeh)係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大清大英兩國代表私自講數嘅一份議和草約穿鼻珠江口

穿鼻草約

背景

鴉片戰爭爆發冇耐,道光皇帝由主張戰鬥轉向主張和解,響1840年(道光二十年)11月派欽差大臣琦善廣州同英軍談判。喺談判期間,英國對華全權代表義律響1841年1月7號突然指揮英軍攻佔沙角炮台(即穿鼻炮台)同大角炮台,逼琦善接受英方嘅議和條件,義律話要將沙角嗰頭留畀英國駐守,將沙角定為處理貿易事務嘅地方。因為沙角好近廣州,琦善佢諗如果道光皇帝知道沙角冇咗既話,一定會好嬲,或者仲會將自己斬頭示眾,所以喺1月11號寫咗封信畀義律:

……准其就粵東外洋之香港地方,泊舟寄居。

翻譯「准你係廣東外洋一個叫『香港』嘅地方,泊船喺度。」

其實琦善所講既「香港」只係香港島西南方嘅一角仔,大概係依家嘅香港仔一帶,呢度指嘅「香港」從來唔係指成個「香港」。

內容

1841年1月20號,義律同意即刻還返沙角畀中國,仲單方面發表咗《致女皇陛下臣民通函》,主要內容係:

  • 香港本島港口割畀英國,大清可以得到香港嘅關稅,稅率跟番廣州黃埔。
  • 分六年賠償600萬銀元畀英國政府。
  • 兩國之間要實行平等嘅官方直接聯絡。
  • 重新開放留廣州做通商口岸
  • 英軍撤出沙角、大角炮台,還返舟山定海畀中國。

1月25號,英國戰艦HMS硫磺號到達香港卑路乍帶埋船員喺香港島西北面上岸,英國人將上岸嘅地方叫做「佔領角」(Possession Point),即係依家嘅水坑口街

結果

義律喺1841年1月21號單方面公佈咗呢項草約。但係事實上雙方根本未正式簽約,因為琦善重未得到道光皇帝同意割讓土地嘅諭令,唔敢簽字。

1月27號,義律同琦善喺番禺蓮花山舉行咗場秘密會議,雙方對「香港」嘅定義有爭執,琦善話「香港只係指香港仔嗰個漁港,唔係講成個香港呀,你英國咪好似葡仔喺澳門個先例咁做囉」,但義律就認為「香港就係香港,係成個香港咁解」。

到2月10號,雙方再係穿鼻洋蛇灣舉行會議,史稱「穿鼻會議」,琦善再講多次「准你英國人去廣州做生意,並且喺『新安縣所屬嘅香港地方嗰度寄居』」,但義律唔同意,堅持係要攞嗮成個香港,最後會議同樣冇任何結果。

2月13號,義律要求琦善喺穿鼻草約上面蓋印作實。琦善就同道光皇帝講:

若現全島而論,東西約長五十里,南北約二十里。專就香港而論,東西約十里,南北約五里……今該夷圖借全島,是其得隴望蜀,狡詐成性。

翻譯「如果講成個島,東至西就大約長50里,南至北就大約20里。淨係講香港島嘅話,東至西大約10里,南至北就大約5里……而家班鬼佬想要嗮成個島,根本就係三分顏色上大紅,奸詐到呢,都唔識點講。」

最後琦善唔肯簽咗張草約,所以張草約理論上係廢嘅。

事後,大清大英兩國都唔承認呢張草約。道光皇帝以琦善擅自割讓香港,搵人捉咗琦善]]返北京問罪。1841年5月14號,英國外交大臣巴麥尊就鬧義律,佢同琦善都唔似係簽咗正式嘅割地條約,就算有琦善嘅簽名,但係都未經大清皇帝嘅批准。英國政府認為得到嘅權益太少,所以炒咗義律[1]

因雙方未傾得掂和議,所以英國北上進攻,逼大清簽訂近代中國史上第一份不平等條約 -《南京條約》。

  1. 何梓涵 (2020-12-25). "扒一扒奇葩的《穿鼻草約》". 希望之聲. 喺2021-02-07搵到.

睇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