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又可以講省港澳,係指廣州香港澳門三個地頭,呢個係南粵地區發展最快、財富最集中嘅地區。民間一路有「廣州城」、「香港地」、「澳門街」嘅講法。另外仲有「粵港澳湛」嘅講法,因香港、澳門仲有湛江(廣州灣),都係有過西人嘅管治。另睇埋七子之歌

概覽

」係可以指廣東省城廣州市。[1]由於地理人口嘅緊密度極高,作為經濟、文化體,同時三地都係有同屬廣東嘅歷史,經常俾睇做係一體。唔少時候,香港同廣州嘅合作係較為受關注,一般就講粵港(港粵)省港,如省港大罷工省港盃等。而省港澳三地層面嘅共進例子,有喺1991年農曆除夕,直播過嘅省港澳呈祥迎新歲.

關係嘅發展

行政

前214年(秦始皇卅三年)秦朝征服咗百越,之後設咗南海郡,其中下設嘅番禺縣管轄埋香港、澳門。到咗東晉咸和六年(331年),港澳改由寶安縣管轄。宋紹興二十二年(1152 年),澳門劃咗畀香山。明萬曆元年(1573 年),香港劃咗畀新安縣。建置呢陣開始定咗型,直至葡萄牙人同英國人,喺16世紀中葉同19世紀中葉,分別居留、管治兩地之前。之後就出現咗粵(省)同港、澳有咗各自嘅政府系統,而呈現「三國分治」嘅局面。喺港澳嘅主權再移交俾中共前,三地嘅政府間關係,實質就變咗三地所屬嘅宗主國間、中央政府層嘅外交關係,而受制於呢種國際間關係,到咗中共建政後嘅改革開放之後,三地政府又喺經濟層面發展返合作關係[2]

澳門同廣東/廣州

喺澳門定居嘅葡萄牙人,喺1580年自己選咗法官,喺當地實施埋葡國嘅法律,呢個仲要係喺明政府控制咁嘅領土度搞,自不然明朝廷係唔會應承呢種做法嘅。新到任嘅兩廣總督劉堯誨就代表咗朝廷,責備兼查辦咗呢次活動。後尾澳門地方長官、葡國貿易船隊司令官米南德(Aires Gonç alve s deMiranda)嘅代表本內拉(Mat ia Penel la)去同明官府啲人傾咗一輪,而平息咗事態。而嗰陣嘅明政府係強調返,居澳葡人必須服從朝廷官員嘅管轄。到咗1582年左右,明政府喺行政、司法、課稅等方面,對澳門建立咗套特殊嘅管轄制度,譬如喺1584年,明官府就出面「任命」咗居澳葡人嘅首領「管理」啲葡人,仲「授予」首領管理住埋喺居留地入邊嘅華籍商人同居民嘅權力。與此同時,明政府仲喺澳門葡人居留地建立咗議事亭,作為中葡雙方官員會面商討政務嘅場所[3]

經濟貿易

澳門同廣東/廣州

澳門由明代到香港開埠前,係廣東對外貿易嘅重要外港,廣東度出產嘅生絲、絲綢品、瓷器同中草藥等貨品,係經由澳門運去南洋、歐洲、日本同墨西哥等地。而葡萄牙經由澳門,就向廣州輸入咗胡椒、蘇木;日本、墨西哥同秘魯嘅白銀、馬尼拉嘅棉花、蜂蠟等亦經澳門輸入嚟。各類入口貨入邊最大佔比嘅係銀元,據計算萬曆元年至崇禎十七年(1573 ~ 1644),葡萄牙、西班牙、日本等國經澳門輸入嘅白銀,超過咗1億[4]。喺閉關鎖國時期,外國商船冇法直入廣州做生意,外商亦冇法居留,澳門就成咗入粤外商船舶嘅港口,仲有到廣州繼續做生意嘅外商嘅旅居地[5]

到咗1578年,明政府允許返啲外商入廣州做生意,東南亞各國商人同其他外國商人,就唔再停留澳門而紛紛直接去返廣州做生意,澳門慢慢變成咗葡萄牙獨佔嘅商埠[6]。而貿易重心轉移嘅同時,廣東地方官仲制訂咗詳細辦法,管控喺當地嘅外商同啲外貿活動,包括咗外商必須有同業組織指定嘅富有華商做「擔保」,而唔遵守嘅外商有機會冇法獲得當地服務同生活用品。聯繫埋官府財稅徵收嘅來源轉變,為後來嘅朝貢貿易嘅變體——公行嘅形成,奠定咗一定嘅基礎[7]

香港同廣東/廣州

香港範圍盛產海鹽[8]。喺南宋初年,朝廷試過喺九龍灣一帶設立官富場,管理當地嘅產鹽事務,係嗰時南海郡東莞縣四大鹽場之一。另一方面,朝廷嚴禁咗近官家鹽場嘅大奚山傜民自己做鹽業,但初時係搞懷柔政策,打擊「私鹽」冇乜收效。宋孝宗淳熙十年(1183年)嘅5月29號,宋帝落詔話:「大奚山私鹽大盛,令廣東帥臣遞送節次,已降指揮,常切督責彈壓官並澳長等,嚴行禁約。」[9] 明令打擊大奚山私鹽,引起咗當地居民強烈不滿,後尾居民反抗被官兵鎮壓咗,大奚山嘅產鹽業轉變式微[10]

而由明到清初,東莞所產嘅莞香成為咗上貢佳品,唔止喺廣東入邊暢銷,仲遠銷內地乃至日本,同埋南直隸浙江等地[註 1]嘅需求極大[11]。製香業就咁喺香港興盛咗起身,當其時喺瀝源(而家嘅沙田),大奚山(而家嘅大嶼山沙螺灣等地生產嘅香樹製品,會用啲木箱裝好嗮,跟著啲貨經陸路運去尖沙頭(而家嘅尖沙咀)嘅香埠頭(香料專用碼頭)[註 2],用艇仔送到石排灣(而家嘅香港仔)集中堆放,再用俗稱「大眼雞」嘅艚船運上去廣州。啲貨到省城後,跟著係再由陸路經南雄,過大庾嶺,過贛江去到九江府[註 3],沿著長江送達等地販售[12]

財稅

澳門同廣東/廣州

明朝政府喺洪武四年(1371年),設置咗廣東市舶提舉司,由呢度派咗名副提舉落澳門,負責徵收外國船貨嘅關稅。喺隆慶五年(1571年)前,係按明初貢舶貿易「十抽五」嘅抽分制收稅[註 4]。之後改咗用「丈抽法」徵稅[註 5],外商啲稅負相對少過「十抽五」[13]。廣東地方官府後期注意到,葡萄牙商人同華商係自己喺大明境內做生意,明官府自己就收唔到啲稅。為咗再有錢收,官府由萬曆六年( 1578)開始畀澳門嘅葡萄牙商人,喺每年夏、冬兩季到廣州河南海珠島(而家嘅省總工會一帶),參加會開幾個禮拜嘅定期市(類似返交易會),同啲華商喺官府監視下做生意,入境嘅葡商同時會被官府徵收啲巨額船餉(噸稅或水餉),仲有貨稅[14]

軍事

香港同廣東/廣州

想知多啲:屯門軍鎮

漢武帝統治埋嶺南嘅時代,就開始設有鹽官統領軍隊同船艇,駐紮喺屯門一帶,監督九龍灣沿海仲有沙頭角等鹽田嘅作業[15]

到咗唐朝時廣州係南方嘅最大商港,嗰陣時啲由印度、波斯灣仲有南洋諸地嚟嘅外國海船去廣州通商,會行近屯門一帶啲深水嘅東面航道上廣州[16],而商船往返廣州都會逗留屯門呢個外港,啲商船喺返航時,會先到屯門避風、等著返季風之後再𢃇繼續行。屯門就咁做咗廣州到波斯灣之間航線嘅第二個啟航港口,同時亦係由大陸入大洋前,最後一個補給物資嘅供應站[17],係嗰陣重要嘅交通樞紐。大唐為咗保護海上貿易仲有強化維安,喺公元736年就喺呢處設立咗軍港(軍鎮) [18]。屯門個名可以話就係由此而來。呢陣時啲文人亦有耳聞屯門嘅交通重要度,所以嗰陣有唔少對屯門嘅酬詠詩歌,相對出名嘅有韓愈嘅《贈 別元十八協律第六首》,仲有劉禹錫嘅《踏潮歌》[19]

宋寧宗慶元三年(1197年),廣東提舉鹽茶徐安國派人去大嶼山緝捕民間鹽販,引起咗島上鹽民嘅大規模反抗。數百鹽民以萬登為首,仲有意打去廣州城,但被官兵發射嘅火箭擊潰咗,跟著啲官兵殺嗮啲島民[8],遇難者有130多人[20],官府仲留咗三百官兵駐守著大奚山,至慶元六年(1200年)再將當中嘅150人改駐官富場[21]

明政府為防衛廣州沿海而設南頭寨,防禦東至大屋,西至廣海;由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開始南頭寨指揮係一名參將。到明神宗萬曆十四年至十八年(1586年1590年)一度改由更高級嘅總兵擔任。呢個水寨總兵管轄咗六度汛地駐軍,每處大概有二百人,而屬依家香港範圍嘅地點係有佛堂門龍船灣大澳

澳門同廣東/廣州

喺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嘅12月2號,葡萄牙人幫過廣東官府平定漳州巨盜、澳門「阿媽賊」老萬集團,廣東官府允許埋葡人僑寓濠鏡(澳門)[22]

1564年(明嘉靖四十三年)4月,潮州柘林嘅水兵因缺餉斷糧而起事,其中徐永泰等人帶水兵,仲集結埋其他嘅武裝,到達咗虎門附近嘅三門海,嚴重威脅到廣州。嗰時做過濠鏡(澳門)葡萄牙人首領嘅佩雷拉(Diogo Pereira),派人去到廣州,同明將俞大猷話願意出兵協助平亂。獲同意後,佩就同華日貿易船隊司令德梅洛(Luiz de Mello)率領咗300個葡萄牙士兵,分成兩隊登上裝備咗西式火炮嘅明廷戰船出發,以突襲戰術擊敗咗啲叛兵,據計當堂生擒咗612人,仲有唔少起事者係被斬首[23]

葡萄牙人喺澳門仲搞過佛郎機炮製造業,同廣東(內地官府)有過緊密聯繫。似喺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葡萄牙鑄造專家伯多祿·波加羅(Pedro Tavorres Bocarro)喺西望洋半山(而家高可甯紳士街左近、竹子室村尾)興建咗鑄炮廠,鑄炮工係搵咗佛山鑄鐵工人嚟做嘅,火藥同鑄鐵原料亦係由廣東提供,製成品仲會經由廣州等地向內地販售[13]。去到咗萬曆四十八年(1620年),廠係夠規模生產埋銅炮、鐵炮,而喺呢一年,明廷批准咗李之藻門人張燾到澳門購買佛郎機炮,時廣東按察司吳中偉仲協助埋呢單交易。崇禎二年(1629年)初,明廷又試過派兩廣軍門李逢節王尊德去澳門伯加祿炮廠度入手10個佛郎機炮,啲到手嘅裝備係經廣州北上,送咗入北京嘅琉璃河[24]。  

  1. 莞香過咗梅嶺以北之後,遇到霜風會更有芳香。
  2. 香港據稱係因為運送香料嘅港口,而得名。
  3. 呢度駁返長江嘅路線,係古代珠三角連接長江中下游嘅交通幹線。
  4. 即「以十分為率,五分抽分入官,五分給還價值」
  5. 「報官納稅者不過十之二三而已」

參考

  1. 例如:省港大罷工指嘅係廣州同埋香港省港盃就係廣東隊對香港隊
  2. 论回归前后的粤港澳政府间关系 ——从集团理论的视角分析 陈瑞莲
  3. 吳小宇 (1996). "澳門歷史上的行政管理". 行政. 第九卷 (總第三十四期): 1177-1187.
  4. 《梁方仲经济史论文集》黄启臣编 第179页
  5. 概述,广东省志·粤港澳关系志
  6. 吳小宇 (1996). "澳門歷史上的行政管理". 行政. 第九卷 (總第三十四期): 1177-1187.
  7. 牟, 复礼(编); 崔, 瑞德(编) (1992). 剑桥中国明代史(上卷).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ISBN 9787500410119.
  8. 8.0 8.1 "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I (48頁)". 喺2018-02-25搵到.
  9. 宋會要》〈食貨二八,鹽法篇〉「淳熙十年五月二十九日」條
  10. 香港古代的經濟活動[失咗效嘅鏈]
  11. 鄧, 開頌; 陸, 曉敏 (1997). 粵港關係史 (1840-1984). 香港: 麒麟書業有限公司. ISBN 962-232-121-6.
  12. 《嶺海漫話》 ISBN 988-211-135-1
  13. 13.0 13.1 廣東省志·粵港澳關係志
  14. 广州市志·华侨穗港澳卷·穗港澳关系
  15. 王, 賡武 (2016年). 香港史新編(增訂版)上冊. 香港: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pp. 37–38. ISBN 9789620438851.
  16. 1841年前之香港海運 Wayback Machine嘅版面存檔備份 第一章 第三節 譚廣濂 香港港口與海事處歷史 History of the Port of Hong Kong and Marine Department 2017-03-02
  17. 歐陽修:《新唐書》,卷四十三下,地理志下,廣州通海夷道條,謂:「廣州東南海行,二百里至屯門山。乃帆風西行二日,至九州石。又南行二日,至象石。又西南三日行,至占不勞山。山在環王國東二百里海中。又南二日行,至陵山。又一日行,至門毒國。又一日行,至古笪國。又半日行,至奔陀浪洲。又兩日行,至軍突弄山。又五日行,至海峽,蕃人謂之質,南北百里,北岸為羅越國,南岸為佛逝國。」
  18. 《城市論壇》二〇一四年五月十八日論題: 沙中發現宋古蹟 發展保育兩得益?
  19. 隋代至明代 蕭國健教授 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
  20. 大嶼山盧亭後人和鹽梟. 《寧宗紀》.(繁體中文)
  21. "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I (63頁)". 喺2018-02-25搵到.
  22. 吳, 志良; 湯, 開建; 金, 國平 (2009年). 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廣州: 廣東人民出版社. pp. 112–113. ISBN 978-7-218-06327-0.
  23. 三門之役 澳門記憶
  24. 布衣 :《澳门掌故》,香港广角镜出版社1979年版,第143~14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