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片粵拼aa1 pin3;英文:Opium),舊時叫做洋藥,俗稱大煙阿芙蓉(拉丁化阿拉伯文:Afyūm)、大香煙清朝時普遍會叫做福壽膏,係天然麻醉抑制劑醫學上可以用嚟做麻醉性嘅鎮痛藥,如果唔係用嚟做科學研究或者唔係醫藥用嘅話,就屬於毒品

歷史上一間大鴉片公司倉庫
鴉片影響咗中國近代史同埋香港

毒品嚟講,傳統用鴉片嚟吸毒嘅工具有煙簽煙燈煙槍等,一般將生鴉片加工變成熟鴉片,然後搓到細細粒丸咁或者細細條,喺上面燢到佢變軟之後,就塞入煙槍嘅煙鍋入面,跟住將個煙鍋倒轉擺喺火苗上面燒,經過條煙管就可以吸食燃燒產生嘅鴉片;吸毒嘅人之中,煙癮唔大嘅每日大概吸食10~20次,大煙癮嘅可以多到一日吸成百次;而家嘅吸毒者通常直接就咁吞食嗰啲含有鴉片嘅丸仔,或者將鴉片溶喺裏面直接用針進行靜脈注射;有時一大班人一齊以靜脈注射形式服用鴉片,但係又會共用嗰一兩支針筒,咁就成為咗愛滋病A.I.D.S.)傳播嘅主要途徑之一。喺中國大陸如果發現有人販賣鴉片,而身上搜出嘅鴉片重量超過一千克kg)即可判處死刑

鴉片嘅提煉

鴉片其實係喺罌粟未熟嘅果實皮度提煉出嚟;罌粟係屬於一年生嘅草本植物,啲人會趁佢嘅果實未熟,喺果皮上面割開小小切口,等啲帶白色嘅乳汁流出嚟,然後將呢啲液汁乾燥凝固再用嚟提煉;呢啲凝固物裏面含有多種鴉片生物鹼,而所提煉出嚟嘅鴉片會分為生鴉片同埋熟鴉片。

生鴉片係深啡色,有啲品種就會近黑色;形狀多數整成圓餅形,或者一磚磚咁;一般嘅表面會係乾燥同埋脆硬,但係裏面就保持住柔軟同埋粘性,氣味亦好刺激性好難聞---係好似放咗好耐嘅尿咁嘅苦味。生鴉片除咗有15%至30%嘅礦物質樹脂同埋份之外,重含有10%至20%嘅特殊生物鹼。

生鴉片經過燒煮同埋發酵嘅加工處理之後,就會成為吸毒者用嘅熟鴉片。整好嘅熟鴉片多數係條形或者一塊咁,然後用薄嘅布或者塑膠紙嚟包裝;熟鴉片嘅表面光滑柔軟,帶少少油膩,色澤會係淺啡或者金黃色,而佢所發出嚟嘅強烈味道,對啲吸毒者嚟講會係一啲香甜嘅味道。

鴉片戰爭

中國清朝嘅時代,大量鴉片嘅流入,嚴重咁荼毒中國嘅人民,朝廷意識到鴉片係一樣禍國殃民嘅嘢,佢令到人民精神不振,體力衰退,所以當時有兩位大臣分別向清政府提出禁鴉片,許乃濟提倡「馳禁」,而林則徐就提出咗「嚴禁」,最後林則徐嘅意見被朝廷採用;之後林則徐喺虎門銷煙,令到當時被認為係最大嘅鴉片入口商--英國商人損失慘重,兼成為第一次鴉片戰爭嘅導火線。

抗日戰爭國共內戰

抗戰後期,中共陝甘寧邊區造咗好多鴉片來賣出去,支撑財政——特别係要來買醫療物資。毛澤東同呢啲政策有直接關係。渠哋尤其是喺陝北南泥灣(之前叫爛泥窪/濫泥洼)大肆開墾荒山野嶺,靠種罌粟來支援革命,所以啲產品又叫革命鴉片共產黨靠渠來反制國民黨經濟封鎖,到内戰打完至唔再做呢種生意。因為噉嘅「秘密武器」並唔馨香,所以呢段歷史向來諱莫如深[1]

衍生品

舊時响香港最流行嘅鴉片類毒品有三種——膏狀嘅(上面有詳細講)、粒形嘅(紅丸),同埋粉狀嘅(白粉)——喺九龍寨城光明街(俗稱電台街;靠吸毒恢復精神叫「充電」)各有專賣檔口,分别叫煙館紅丸檔同埋白粉檔[2]。呢三種由罌粟煉出來嘅嘢之中,鴉片藥力最弱,紅丸排中間,白粉嘅最勁。紅丸嘅成分有海洛英嗎啡砒霜……係種粉紅色黄豆形毒品[3]

  1. 陳, 永發. "延安的「革命鴉片」:毛澤東的秘密武器" (PDF). 《二十一世紀》雙月刊.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
  2. "寨城的黑色歲月(上)". 房協長者通.
  3. Shao, Yong, 1953-; 邵雍, 1953-. Zhongguo jin dai fan du shi (第Zai ban, di 1 ban版). Shanghai. ISBN 978-7-5520-1634-5. OCLC 982682144.CS1 maint: multiple names: 作者名單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