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聲調粵語入面可以分析出嘅聲調。喺唔同嘅定義下,粵語聲調數目同埋計算方法未必一樣。以標準粵語(即粵海片廣州話)而言,一般有「九聲六調」嘅講法。

粵語嘅方言

內文: 粵語方言分片

粵語珠江三角洲爲中心,流行於廣東廣西香港澳門越南東北部(山由族聚居地)同埋海外華人社區,依據唔同地域嘅語音同埋用詞,可以劃分做多個方言片,包括粵海片廣府片)、莞寶片羅廣片四邑片高陽片邕潯片勾漏片欽廉片吳化片,唔同學者之間嘅分片多寡可能略有差異。而每個方言片之下,都有三幾種至十幾、廿幾種方言。此外,仲有海南西部人士講嘅儋州話邁話等等嘅未分片粵語方言。由於唔同粵語方言間嘅實際語音皆有差異,因此佢哋嘅聲調數量同埋具體調值會唔一樣。

下文都係以標準粵語爲例。

聲調嘅計算

聲調嘅定義亦影響到聲調數量嘅計算。

語言學分析上,聲調嘅常用定義係一種附着於音節嘅高低抑揚,又稱「音高」或「調值」。只要調值相同,就視爲同一聲調,唔使考慮其他因素。

漢語音韻學上,聲調嘅意義就包涵咗抑揚同埋頓挫,抑揚就係前述嘅「音高」或「調值」,頓挫就關係到佢係舒聲定係促聲,具體操作上,取決於佢有冇入聲嘅輔音韻尾

九聲調

如果依據傳統漢語音韻學嘅定義,即使兩個音節調值相同,但係我哋仲要再睇佢係咪帶入聲韻尾,即係佢嘅頓挫性質係咪相同,而決定佢哋係咪屬於兩個唔同嘅聲調。按照呢個標準,標準粵語嘅聲調有9個,分別爲:1. 陰平、2. 陰上、3. 陰去、4. 陽平、5. 陽上、6. 陽去、7. 陰入(上陰入)、8. 中入(下陰入)、9. 陽入。1940年代開發嘅黃錫凌羅馬拼音,同埋1970年代開發嘅教育學院拼音方案,都採用呢種定義,以數字1至9嚟標示9個聲調。喺呢種情況下,要判別一個字係咪屬於入聲,可以淨係睇標調嘅代表數字係咪7、8、9,亦可以睇埋佢拼音嘅韻尾字母係咪 -p、-t、-k。

六聲調

如果依據語言學分析上嘅定義,只要兩個音節嘅調值相同,就視爲同一聲調。按此,標準粵語嘅聲調有6個,分別爲:1. 陰平+陰入、2. 陰上、3. 陰去+中入、4. 陽平、5. 陽上、6. 陽去+陽入。1993年開發嘅香港語言學學會粵語拼音方案,就採用呢種定義,以數字1至6嚟標示6個聲調。喺呢種情況下,要判別一個字係咪屬於入聲,必須睇佢拼音嘅韻尾字母係咪 -p、-t、-k ,唔能夠淨係睇標調嘅代表數字。

九聲六調

綜合上述兩種情況,平時粵語人士會講粵語有「九聲六調」。「九聲」嘅「聲」代表傳統漢語音韻學上嘅完整聲調。「六調」嘅「調」代表唔理會頓挫性質嘅單純調值,即係現代語言學嘅計法,當中陰入與陰平嘅分別、陰去與中入嘅分別、陽去與陽入嘅分別,都係喺頓挫性質度,唔係喺調值度。

超出九聲調

內文: 變調

上述嘅聲調計算,只係包括咗平常嘅發音,唔包含好似小稱變調、口語嘅下陽入等等少數字嘅變調或者口頭讀音。所以連同變調,粵語嘅聲調可以視爲有十一聲,甚至十三聲[1]。但係如果唔計算頓挫性質,就仍然唔超出六調嘅六種高低調值。

陰平係各聲調中調值最高嘅,一啲文獻[2][3]將陰平高平同埋高降兩種變體分開記錄,其中呢種作為小稱變調同埋名詞性變調嘅高平又叫「超平」[4][5]或者「中平」[2],例如「月光」嘅「光」、「曹操」嘅「操」。另一種變調(見「變入」)就係將陽入或者中入聲提到同陰上聲一樣嘅音高(入聲本無該音高),有人稱之為「soeng5入」[5]或者「新入」[6],例如「蝴蝶」嘅「蝶」。同一句末語氣助詞變調會影響原句語氣[7]

除咗音高變化之外,句末音節亦都有時長變化,會影響語句口吻[8]

歷史源流

對於形成粵語唔同聲調嘅計算,有硏究者追溯歷史上對「聲調」嘅睇法。目前比較新嘅成果,傾向認爲上古漢語中嘅本來冇區分唔同音高,但係有唔同形式嘅輔音結尾。後來,唔同嘅輔音結尾漸漸演變出某啲聲調特徵。喺上古漢語後期,可能已出現咗多種唔同嘅調值,但輔音結尾仍然係保留住嘅[1]

進入中古漢語,「平、上、去、入」四聲肯定已經獲當時嘅人確立。呢個時候,四聲嘅唔同調值,反而成爲咗區分嘅重點,並導致原來嘅輔音結尾變成非必要嘅區分元素,而慢慢脫落,噉就係聲調起源(Tonogenesis)嘅過程。再進一步,聲母嘅嘅濁音也慢慢消失,改爲以調值來區分,清音同埋濁音分別演化成「陰」、「陽」嘅唔同聲調,「四聲」因變成「八聲」[9]

唔同漢語方言演變出來嘅具體調值未必一致。然而「平、上、去、入」四聲中嘅「入聲」,即使到中古漢語嘅後期,仍保留着塞音韻尾,令佢未必需要跟前三者嘅調值唔相同,有可能仍然維持依靠韻尾來區分。以粵語嘅情況,入聲嘅調值可能長期與去聲一樣。即使清濁聲母演變成「陰」同埋「陽」兩套唔同調值後,陰入嘅調值仍可能跟陰去相同,陽入嘅調值仍可能跟陽去相同[1]

最後,陰入聲因應元音嘅長短唔同,逐漸分裂成兩種調值:上陰入(又叫「陰入」)同埋下陰入(又叫「中入」[2]),粵語喺傳統音韻學上嘅「九聲」因而形成。然而,下陰入(中入)嘅調值仍然跟陰去一樣,而分化出來嘅上陰入(陰入)就與陰平具有相同調值。結果粵語喺語言學上,只計算調值,唔計算頓挫性質,就爲「六調」,好似下表噉樣[9]

粵語可行嘅調值
調序 調1 調2 調3 調4 調5 調6
調字
調值 53;55 35 33 11 / 21 13 / 23 22
調形
(國際音標)
˥˧;˥ ˧˥ ˧ ˩ / ˨˩ ˩˧ / ˨˧ ˨
舒聲類 陰平

(上平;中平)[2]

陰上 陰去 陽平 陽上 陽去
入聲類 上陰入
(陰入/上入[2])
註1 下陰入
(中入[2])
註2 陽入
  • 註1:入聲字喺小稱變調時(「變入」),例如「請帖」嘅「帖」字、「麻雀」嘅「雀」字、「手鈪」嘅「鈪」字、人名「小玉、美玉、寶玉」嘅「玉」字,聲調如此。
  • 註2:口語會有相當於陽平調調值嘅入聲調,例如呢幾個帶擬聲性質嘅例子:「一啖嗗落喉嚨」嘅「嗗(gwut4)」字、「瞓到geot4 geot2聲」嘅「geot4」字、「咪再gok4度門啦」嘅「gok4」字等等。

標準粵語聲調系統

標準粵語嘅聲調
聲調名稱 陰平 陰上 陰去 陽平 陽上 陽去 陰入
(上陰入)
中入
(下陰入)
陽入
調值 55 / 53 35 33 11 / 21 13 / 23 22 5 3 2
國際音標 ˥ / ˥˧ ˧˥ ˧ ˩ / ˨˩ ˩˧ / ˨˧ ˨ ˥ ˧ ˨
漢字舉例
代表數字 1 2 3 4 5 6 1 / 7 3 / 8 6 / 9
粵拼 fan1 fan2 fan3 fan4 fan5 fan6 fat1 faat3 fat6
教院拼音 fan1 fan2 fan3 fan4 fan5 fan6 fat7 faat8 fat9

九聲口訣

粵語九聲口訣[10]
陰平 陰上 陰去 陽平 陽上 陽去 陰入 中入 陽入
餿
尿

其他粵語聲調現象

聲調混同/未分化

有啲方言嘅有啲調類喺發展過程中並冇分化,或者係混同咗。聲調混同可以分為兩種形式,即係發音混同同埋感知混同。對於後生嘅香港粵語人,女性喺保持聲調對立呢方面要好過啲男性[11]。學術上一般用T(Tone)加數字表示第幾聲,噉樣T3、T6就同時表達廣州話嘅去聲同入聲。由於舒聲、入聲嘅對應關係,有時舒聲混埋咗、對應嘅入聲都會混埋。

T2、T5混

亦即係陰上同陽上混同。常見於後生嘅香港[11]、廣州[12]、特別係澳門[13]粵語人,同埋某啲方言(中山石岐話,高平調55[14])。

T3、T6混

亦即係陰去同陽去、中入(下陰入)同陽入混同,常見於後生嘅香港[11]、廣州[12][15]、特別係澳門[13]粵語人,同埋某啲方言(中山石岐話,低平調22[14])。對於廣州後生人嚟講,女仔混得要嚴重過男仔[15]

T3、T5混

亦即係陰去同陽上混同,見於某啲方言(中山三角鎮話,陰去歸陽上213[14])。香港都有混同嘅傾向,體現為某啲字音永久改唨個調(「kwai3>5」「wan3>5」「kau5>3」)、存有兩調(「宿se3~5」「faai3~5啲啦」「ci5~3乎」「keoy5~3」)抑或按義分化成兩調(「測si3」戥「考si5」、「大kau5」戥「kau3父」)[16]

有人認為喺《粵音韻彙》之中已出現唨一字兼讀兩音嘅端倪,體現為記一個聲調為標準音之外、仲記有第個聲調嘅音;而香港啲混淆現象嘅背後原因可能係出於強調、意義分化、用字混淆抑或係低升調發音相對困難或者難以同陰去中平調區分。[16]

喺某啲方言都有類似香港嘅個別字混同或者改調現象,譬如欽州白話(「ci3」「ki3」「wui3」)[17]

T4、T6混

亦即係陽平同陽去混同,常見於某啲方言,同埋少部分後生香港[11]、廣州[12]粵語人。無論係出於方言內部陽平、陽去調值相近,抑或係出於陽平、陽去啲唔同來源層次嘅互相影響(譬如陽平降調、陽去平調層次同陽平平調、陽去降調層次撈埋),都好易造成陽平去混同嘅現象。

T1、T3混

亦即係陰平同陰去混同,常見於四邑話台山話混同為中平調33,新會話混同為中升調23),亦見於其他方言(中山古鎮話,中平調33[14])。但四邑話入聲調值對應平聲、上聲,所以入聲並冇混同(見第啲舒入對應關係)。某啲後生嘅廣州粵語人發音上都有混同[12]

陰入唔分上下

某啲方言淨係得一個陰入,譬如貴港話蒙山話靈山話小江話等等。

聲調分立

陽入分上下

喺某啲勾漏片粵語,譬如鬱林話等等,陽入都會分埋上下,類似陰入按元音長短分上下噉。與此相對,變調對應嘅「下陽入」一般就歸入「變入」,而唔屬於音韻體系呢層嘅陽入分上下。

次清分調

喺某啲勾漏片粵語(例如博白桂平尋旺),陰聲會因應送氣聲母(次清)而分化出送氣調。

獨立入聲

有啲粵語方言有獨立入聲,獨立於中古聲調演變嚟嘅四聲八調體系之外,多數喺口語詞度用,轄字比較少,譬如廉州話嘅高入[18]

廉州話聲調
舒聲 陰平 陰去-陽平 上聲 陽去
調值 45 33 13 21
入聲 高入 上陰入 下陰入 陽入
調值 5 33 13 21

獨立變調

有啲粵語方言,變調(譬如小稱變調)好難歸入四聲八調體系入面嘅某一類,就歸入獨立變調。譬如東莞塘角話嘅獨立變調[19],同埋鬱林話嘅三個獨立小稱變調(*44、*24、*45)。

變入

某啲情況下無論陰陽、無論元音音韻地位,入聲都會因變調(譬如小稱變調)而唔同於音韻體系原有嘅入聲,呢啲即係「變入聲」(廣州話入邊個變入,有啲人又叫「新入」[6])。譬如廣府粵語入邊對應陰上(35)嘅小稱變入、四邑話入邊對應陽上(21/11)嘅小稱變入等等。

第啲舒入對應關係

有啲舒聲、入聲喺調形上邊雖然有少少差別,之但係都可以睇作係「平去-入」對應嘅,譬如語言變體個陰平係高升(45等)(高明北海欽州等)抑或高降(53等)(梧州茂名等)抑或兩者兼有(肇慶浦北福旺等),而個上陰入就係相對短促嘅高音(5),平聲同入聲大體上仲係互相對應。

有啲粵語方言,舒聲戥入聲會有唔同於「平去入」對應嘅對應關係,譬如四邑話嘅「上平-入」對應關係,以台山話為例:

台山話聲調(上平-入對應)
舒聲 陰平去 陰上 陽平 陽上 陽去
調值 33 55 22 21/11 31
入聲 下陰入 上陰入 陽入 變入
調值 3 5 2 1

又譬如鬱林話嘅「平上去-入」嘅對應關係:

鬱林話聲調(平上去-入對應)
舒聲 陰平 陰上 陰去 陽平 陽上 陽去
調值 454 33 52 232 13 21
入聲 上陰入 下陰入 上陽入 下陽入
調值 5 3 12 1

睇埋

註釋

  1. 1.0 1.1 1.2 阿擇 (Chaaak) (2018-09-16). "粵語聲調 6 個 定係 9 個?". Medium (中文). 喺2020-01-20搵到.
  2. 2.0 2.1 2.2 2.3 2.4 2.5 Dyer Ball, James (1888). Cantonese Made Easy [簡明粵語]. 香港.
  3. 白, 宛如 (1998). 廣州方言詞典. 南京: 江蘇教育出版社. ISBN 7-5343-3434-9.
  4. 黃, 錫凌 (1941). 粵音韻彙. 中華書局.
  5. 5.0 5.1 杜氏昆仲 吳建成 編著. "引子". 《粵音尋正讀--音解淺談篇》 (中文). 交流出版社. ISBN 978-9-6289409-9-8.
  6. 6.0 6.1 李, 新魁; 黃, 家教; 施, 其生; 麥, 耘; 陳, 定方 (1995). 廣州方言研究. 廣州: 廣東人民出版社.
  7. "丁思志(香港大學語言學系):從語調到聲調——以粵語句末語氣助詞"呀"、"喎"爲例(From Intonation to Tone — The Case of Utterance-Final Particles "aa" and "wo" in Cantonese)". 原著喺2018-07-05歸檔. 喺2018-07-04搵到.
  8. 麥耘(中國社會科學院):廣州話嘅句末促語調同埋長語調(The Quick Intonation and the Protracted Intonation in the Sentence-final Position in Cantonese),2018年1月。
  9. 9.0 9.1 張群顯(香港理工大學) (2016-11-01). "從中古四聲到現代粵語六調" (PDF) (中文). 喺2020-01-20搵到.
  10. 來自:"聲調篇:粵語聲調". 中文字元資料頁:粵語拼盤. 原著喺2019-06-03歸檔. 喺2019-06-03搵到. Unknown parameter |dead-url= ignored (help)
  11. 11.0 11.1 11.2 11.3 梁, 源 (2017). "聲調變異中的發音與感知機制:以香港粵語為例". 中國語文 (2017:6): 723–732.
  12. 12.0 12.1 12.2 12.3 梁, 源 (Aug 2015). "粵語聲調演變機制初探——香港話與廣州話聲調混同的比較". 南方語言學.
  13. 13.0 13.1 貝, 先明; 向, 檸. "穗、港、澳三地粵語單字調的聲學比較分析". 第十一屆中國語音學學術會議論文集: 80–84.
  14. 14.0 14.1 14.2 14.3 蔡, 燕華 (2006). 中山粵方言的地理語言學研究 [Geographical Linguistic Studies of the Cantonese used in Zhongshan] (論文). 暨南大學.
  15. 15.0 15.1 李, 書嫻 (Feb 2008). "關於廣州話陰去調和陽去調的聽辨實驗". 《方言》 (2008:1): 34–39.
  16. 16.0 16.1 黃, 得森 (Jan 2008). "The Beginning of Merging of the Tonal Categories B2 and C1 in Hong Kong Cantonese" [香港粵語陽上陰去相混之始]. 中國語言學報. 36 (1): 155–174.
  17. 欽州白話. 欽州市地方誌辦公室. 2019.
  18. 王, 宗孟 (1990). "廉州話的聲韻調". 廣西民族學院學報 (2): 154–157.
  19. 陳, 賀周 (2015). 莞語探源:東莞方言語言研究及詞語考釋. 廣州: 世界圖書出版廣東有限公司. p. 6. ISBN 978-7-5192-0279-8.

出面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