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泰

英國殖民地官員

金文泰爵士,GCMGKStJMAFRGSMRASJP粵拼gam1 man4 taai3英文Sir Cecil Clementi1875年9月1號1947年4月5號)係英國殖民地官員,同時亦係知名中國通。早年加入香港政府,其後曾經去英屬印度英屬圭亞那錫蘭等地做官,一九二五年擔任香港總督,一九三零年擔任海峽殖民地總督。就算在任兩地總督期間,金文泰推行過唔少有爭議嘅改革,但係佢工作效率、處事手法,同埋喺學術上嘅詣藝,外間評價甚高。

金文泰
SirCecilClementi.jpg
Flag of Hong Kong (1876–1955).svg 英屬香港總督
任期
1925年11月1號-1930年2月1號
前任司徒拔
繼任貝璐
個人資料
出世英屬印度北方邦坎普爾
英國 英國白金漢郡海威科姆

出身

金文泰一八七五年九月一號出世,生喺印度北方邦坎普爾。佢亞爸孟塔古•金文泰上校(Colonel Montagu Clementi,1839年1919年),任職當地軍法署長,亞媽伊莎貝拉•科拉爾(Isabel Collard,1850年1930年)。史密士爵士(Sir Cecil Clementi Smith,1840年1916年)係佢舅父,而史密士爵士亦係殖民地官員,曾經喺1887年1893年擔任海峽殖民地總督;另外佢太爺係出名音樂家穆齊奧·金文泰(Muzio Clementi,1752年—1832年),以彈鋼琴技術精湛而出名,亦係第一位真正創作鋼琴奏鳴曲嘅作曲家。雖然喺印度出世,但係金文泰去返英國讀書。金文泰早年喺倫敦聖保祿公學讀書,後來升讀牛津大學莫德林學院

讀大學嗰陣,金文泰修讀咗古典文學梵文,表現出眾。一八九五年,佢攞到赫特福德獎學金,第二年首次古典文學考試,攞到一級榮譽,重分別贏到愛爾蘭獎學金克雷文獎學金。一八九七年,金文泰攞埋博登梵文獎學金,重差啲贏埋蓋斯福德希臘散文獎。一八九八年,佢又喺人文學科入面攞到咗二級榮譽,重同時攞到文學士資格。冇幾耐,一八九九年,金文泰參加校監拉丁文散文比賽,之不過攞唔到第一。一九零一年,金文泰又攞到文學碩士資格。另外,佢又曾經獲授半院士獎學金(demyship),呢個獎學金係莫德林學院獨有,而所有得獎者都係呢個院嘅頂尖學生。

職業

殖民地生涯

金文泰學術極有成就,然而志不在留喺大學做學者。一八九九年攞咗學士學位之後,佢即刻考公務員試,排第四。咁嘅成績,佢有得揀去邊度。金文泰喺英國本土、印度或者各個大英帝國殖民地之中,佢揀咗去香港。以金文泰呢類咁卓越嘅學生,揀去香港做嘢,極之罕見。當時社會普遍睇法,去殖民地部東方司做嘢,比起其他工作,地位低人一等。

一八九九年,香港殖民地政府聘請金文泰做官學生,無耐嚟到香港。抵港後,金文泰即刻獲安排去大清廣東省城學粵語,但第二年大清爆發庚子事變,響一九零零年七月被迫返香港。雖然返咗香港,但金文泰仍然好快學識粵語,同年過到考試呢關,重喺一九零二年擔任中文考官。憑住佢嘅語言天份,響四年後過埋官話試。

一九零一年,金文泰獲任為助理總登記官。一八九九年,英國接管新界。當時輔政司駱克爵士,派去協助登記人口。一九零二年,佢借調到印度政府,執行特別任務。同年佢獲任太平紳士。一九零三年,金文泰又調去廣西一陣,救濟飢荒。年中冇耐又調返香港,去田土廳出任助理田土註冊處處長巡理府,登記土地。一九零七年,佢改任助理輔政司兼立法局執行秘書,一九零九年,佢去咗上海出席國際鴉片會議。一九一零年,當時護督梅含理爵士,任命佢做私人秘書。又無耐,一九一一年到一九一二年,升任署理輔政司,並且同時兼任行政立法兩局嘅議員。

香港公職期間,金文泰嘅才華同辦事能力,深得上司賞識。港督卜力爵士形容佢係殖民地部「東方司至有才幹嘅人,身兼思想家同學者,他日必有所成」。另一位港督盧吉爵士亦讚金文泰才華洋溢,富有同情心,而且喺香港大學成立嗰陣,提名佢出任創校校長,但係到最後冇成事。此外,金文泰喺香港嗰陣極力支持成立香港大學。一九一二年大學正式成立,佢親身撰寫拉丁文校歌[1],捐贈大批重要中國典籍,着力為大學嘅中英文化關係研究籌款。大學校方為咗多謝佢,一九一六年時建議向金文泰頒授榮譽博士學位,但係由於當時金文泰身在他方,一等就去一九二五年,即係金文泰返港出任港督之後,大學先頒贈到榮譽學位畀佢。

 
金文泰履任港督嗰陣喺皇后碼頭登岸,場面十分熱鬧。

一九一三年,金文泰派咗去英屬圭亞那出任輔政司,任內三次署任總督。一九二二年,金文泰又改調錫蘭,出任輔政司,任內署任總督一次。一九二五年,孫文聯俄容共,所轄廣州政府,喺香港廣州發動省港大罷工,其時港督司徒拔爵士態度強硬,對工人唔肯讓步,結果畀英國政府撤換。英國方面睇中金文泰通曉唐人文化,兼同中國一向友善,於是倫敦政府委任佢做第十七任香港總督,緩和省港局勢。金文泰喺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一號抵港,正式上任港督,而佢亦係史上第二位本地官學生出身嘅港督,相當於今日政務主任。另外金文泰揀喺皇后碼頭登岸,自此以後,港督履新,以此成慣例。

當時署理港督施勳爵士,得知金文泰出任港督,好唔滿意,好驚訝。施勳爵士出任香港輔政司十五年,就算金文泰好有才華,按理都應該輪到自己擔任。故此,金文泰上任後,施勳爵士亦冇留喺政府[2]

香港總督

緩解工潮

內文:省港大罷工

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一號金文泰上任嗰陣,省港大罷工高潮已過。孫文喺廣州成立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一般叫佢做廣州政府。政府聯俄容共,同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打對臺。而大罷工就係廣州政府策劃。孫文一九二五年三月逝世以後,由容共嘅汪兆銘主理。佢首先派輔政司廣州傾點樣解決罷工。冇耐,佢邀請國民黨要員宋子文訪港。連串訪問中,雖然金文泰同港府從無讓步,但係就對國民政府態度開放,令到兩者關係逐步修補。金文泰一直認為,「要維繫香港安寧,就有必要同國民政府保持良好關係」,因為咁佢一上任就諗辦法修補關係。得到羅旭龢周壽臣爵士呢啲本地華人社會領袖支持之下,金文泰努力令政府取得輿論認同。其中,政府向羅旭龢發放津貼,喺香港發行報紙反共,等香港政府同國民黨嘅右翼企喺同一陣線。

一九二六年三月廣州政變蔣介石掌權,國民黨由佢控制,解除罷工武裝,大罷工亦日見舒緩。因爲蔣氏唔再信任共產黨人士,大罷工就失政府支持。另一方面,佢又籌謀一統中國,計劃北伐,尋求外國支持,省港關係亦有轉機。是年十月十號,國民政府正式解除對香港嘅封鎖,並且解散罷工委員會,結束咗持續咗好耐嘅省港大罷工。一九二八年三月,金文泰又代表英國政府,到廣州訪問,期間正式承認咗國民政府政權,令到兩地外交關係修復返晒。

大罷工結束以後,金文泰大幅改善勞工同工廠法例,而且限制聘用童工。此外,佢重新規劃市區嘅貧民區,改善貧民嘅生活。省港大罷工一度令到香港經濟大受打擊,不過無耐恢復返轉口貿易,香港一九二七年出口船隻嘅總噸位數,直逼一九二四年罷工之前,重不斷上升。政府收入,亦屢創新高,年年收益維持喺二千萬港元以上。

妹仔問題

內文:妹仔

總督司徒拔爵士留低妹仔問題,等金文泰解決。妹仔問題,曾一度平息。但喺金文泰任內,英國人再關注妹仔問題。當時英國保守黨執政,而英國工黨在野。下議院入便,工黨議員愛倫威爾金森(Ellen Wilkinson),要求殖民地大臣里奧•艾默里,重新審視香港政府嘅妹仔政策。因此,金文泰亦要向英國建議,點解決呢個問題。

同佢前任一樣,金文泰認為妹仔係中國傳統,妹仔往往會淪為妓女嘅講法,難以苟同。因為咁,金文泰向英國提議,將妹仔改稱「養女」就算。但係建議送出冇耐,工黨一九二九年大選勝出,上台掌政,而新任殖民地大臣帕斯菲爾德勳爵(Lord Passfield)重係費邊社成員,結果金文泰嘅建議,不爲大臣所納。大臣促請金文泰,盡早廢除妹仔制度。喺呢種情況下,金文泰唯有立例,規範妹仔嘅工作性質。另外,又唔情願咁叫全港四千名妹仔登記。不過,雖然咁,廢除妹仔都係冇乜進展,金文泰呢任內都未成事。

社會發展

金文泰積極發展公共建設。醫療衛生方面,就好似之前咁講,佢除咗落力重建貧民區,改善衛生情況之外,重起咗九龍醫院。另外又計劃瑪麗醫院,設喺薄扶林,以大醫院去應付需求日增嘅醫療服務。此外,金文泰又喺一九二九年成立醫務衛生署,着手消除區入面嘅風土傳染病,連舊日橫行香港嘅鼠疫,都喺佢任內絕跡,而瘧疾呢類常見熱帶傳染病,亦得以控制。

至於食水方面,雖然金文泰任內着手擴建城門水塘,但係香港喺一九二九年大旱。當年四月開始,金文泰實施七級制水,日日只供水兩個鐘。天旱嘅情況,一直到九月先好返少少。嗰陣,港府成立食水供應委員會,諗辦法節制用水,重由內地調食水嚟解決水荒。但係嗰陣時仍然咁缺食水,結果搞到成廿萬名居民,走返中國避旱。事後,金文泰建議用海底水管輸水。一九三零年,全港首條海底水管落成,食水供應緊張,等以解決。

交通方面,金文泰好重視航空交通,認爲有得發展。一九二八年,政府接辦九龍機場,原地係何啟爵士區德持有嘅啟德濱,因而名爲啟德機場。同時,駐紮喺啟德機場嘅皇家空軍,年年亦得到定額津貼,只要到空軍所屬嘅飛行會,就有得拎。另外,海港局長,亦兼任民航處長,航空交通,亦有政府管理。

金文泰任內最為人津津樂道嘅事,就係中意唐文唐字,亦愛唐人文化,因而極力推動香港唐文教育。一九二七年,香港大學設中文系,重用大清遺老賴際熙區大典等嘅翰林教授經典。但係,由於嗰陣時新文化運動乃係中國大陸嘅主流思想,結果港大設立中文系,畀魯迅一類反對傳統文化嘅學者抨擊。此外,一九二六年三月一號,金文泰成立唐文爲主嘅官立學校,卽係官立漢文中學,搵咗漢文視學官兼任校長。一九二八年,金文泰頒布《中小學漢文課程標準》,規定香港嘅漢文學校,同國民政府採用相同,都係六三三學制,等漢文學校學生,都夾到中國學校嘅課程。

新界事務

金文泰早年長期喺新界做嘢,所以同新界居民嘅關係,好過好多總督。喺佢上任一個月之後,金文泰就即刻訪問新界,當地居民熱烈歡迎。一九二六年,金文泰廢除新界地區唔合理嘅補地價政策,喺同年九月一號,新界鄉紳罕有咁為港督祝壽。佢哋除咗喺大埔舉行盛大壽宴外,鄉議局又特登呈上《金文泰制軍五一賀壽序文》,以作紀念。

另一方面,金文泰任內亦致力將新界改成永久割讓畀英國。一九二六年一月,即係省港大罷工期間,佢向殖民地部話要保住新界。其後一九二七年,金文泰趁國民政府北伐嗰陣,希望將新界轉爲永租地,但係嗰陣時嘅英國駐華大使藍浦生爵士,擔心咁做會激起中國反殖民主義情緒,因而拒絕。到咗一九三零年,英國交還威海衛租借地,金文泰亦即刻向倫敦建議,英方應借機會延長新界,但係建議始終不爲所納。新界租約始終冇法任內延長,金文泰好失望。

政治革新

政治改革上,金文泰革新兩局。一九二六年,佢委任立法局非官守議員周壽臣爵士,兼任行政局非官守議員,以補遮打爵士逝世後懸空嘅席位。周壽臣爵士,係香港史上,首位華人行政局議員,但係實際上,建議周壽臣爵士入行政局,英延極力反對。嗰時嘅外務大臣奧斯汀•張伯倫爵士同殖民地大臣里奧•艾默里都認為,如果周壽臣爵士入局,有可能會洩漏機密,但係金文泰就反駁,歐籍議員都可能泄密,而行政局甚少講到機密。最尾,英廷批准建議,但係喺周壽臣爵士入局嗰陣,英廷又同時規定,行政局議員以後都唔可以掂到機密文件。

立法局方面,金文泰任內亦逐步增加唔同代表。一九二七年,金文泰委任布力架做立法局非官守議員,葡籍人士第首次喺立法局有代表議席。一九二九年,金文泰委任華人曹善允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令九龍有首個代表。綜合嚟講,一九二九年嗰陣,立法局嘅官守議員人數加咗兩名,而非官守議員,由六名加到八名,當中三名係華人,分別係周壽臣、羅旭龢同曹善允。雖然人數有所增加,但係總督仍然有定奪之權。

一九二九年,嗰時嘅海峽殖民地總督克里福爵士突然因病提早退休,金文泰就臨時喺同年十一月廿號,獲任接替克里福爵士。金文泰跟住喺一九三零年二月一號,唔情願咁離開香港,結束佢短暫,但係評價唔錯嘅任期。

海峽殖民地總督

 
已經停用多時嘅加冷機場。

做三洲府總督嗰陣,金文泰做咗唔少有遠見嘅改革。有鑑於馬來亞政府權力過份集中,加上海峽殖民地總督又身兼馬來亞高級專員,咁令到金文泰工作非常繁重。因為咁,金文泰盡可能咁下放唔少屬於中央嘅權力畀地方,以助地方施政靈活。另一方面,金文泰又積極咁畀本土人士擔任殖民地政府嘅行政工作,同時又好推廣馬來西亞文化同馬來語,重將呢樣嘢編入當地嘅教育課程入面。但係,金文泰嘅革新就得唔到當地嘅本土人同華人嘅支持,結果促使佢要對改革做出妥協。由於阻力太大,上述嘅改革始終冇法喺任內順利完成。

至於公共建設方面,金文泰任內曾經提出要喺星架坡起一座「世界最大、最好、同最重要嘅機場」,取代唔夠使嘅實里達機場。金文泰嘅建議,促使興建加冷機場,最終喺一九三七年啟用,即係金文泰卸任之後。呢座機場,譽為「大英帝國最好嘅機場」,喺一九五五年巴耶利峇機場落成之前,一直係區入面最重要嘅機場。此外,金文泰又喺一九三三年主持咗新加坡嘅 克里福碼頭(Clifford Pier)開幕儀式,但係由於新碼頭棄用舊名「莊士敦碼頭」,結果開幕禮遭到部份商人杯葛。

晚年

星架坡公職期間,金文泰患咗糖尿病,結果促使佢喺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八號英國休假嗰陣,宣佈提早退休。退休後嘅金文泰定居英國,主力寫作同學術研究。另外一九四零年到一九四一年間,佢出任綢布商人同業公會主席(Master of Mercers' Company)。晚年嘅金文泰住喺白金漢郡海威科姆(High Wycombe)附近嘅霍爾默閣(Holmer Court)。一九四七年四月五號,佢心臟衰竭死喺嗰度,終年七十一歲,遺體火化之後,安葬喺白金漢郡嘅潘街教堂(Penn Street Church)。

一九四七年九月九號估值,有遺產三千九百八十三英鎊十九仙令兩便士。

學術成就

 
金文泰曾經獲港大頒授榮譽博士學位。

金文泰係皇家亞洲學會會員,鍾愛唐人文化,除咗熟習廣東話官話之外,又通曉唐文詩詞,而且曾經翻譯《粵謳》(Cantonese Love Songs)等書。此外,金文泰好叻書法,家陣香港青山禪院入面,有個「香海名山」牌坊,就係金文泰兩次訪問青山禪院之後題嘅。另外,金文泰又鍾愛歷史,寫過《華人在英屬圭亞那》同埋《英屬圭亞那憲制歷史》等書,呢啲書到而家都好學術價值。金文泰係少有嘅學者總督,佢嘅學術詣藝備受景仰,當中,知名詩人泰戈爾喺訪問香港嗰陣,甚至讚金文泰係「我喺東方遇過最有修養嘅歐洲人」。

除咗文藝,金文泰夫婦鍾意四圍遊。佢哋去過晒中國咁多個省,又深入過印度等地,重寫咗多本旅遊書。皇家地理學會表彰佢貢獻,一九一二年頒贈卡思伯特皮克獎(Cuthbert Peek Award),以作紀念。至於香港,金文泰夫婦亦遊歷各處郊野,而家新界唔少山徑,最先都係由佢哋開辟返嚟。

屋企

金文泰嘅老婆叫佩內洛普•露絲•科博德•艾爾斯,MBE(Penelope Rose Cobbold Eyres,1889年—1970年),係海軍上將C•J•艾爾斯(Admiral C. J. Eyres)個女。金文泰夫人最初因為亞爸派駐香港,而住喺香港,期間識咗金文泰。一九一二年四月十六號,兩人喺香港結婚。

金文泰夫婦關係非常好,金文泰夫人亦一直全力支持金文泰嘅工作。金文泰夫婦有一個仔兩個女,個仔克雷斯韋爾•金文泰(Cresswell Clementi,1918年—1981年)曾經喺皇家空軍做空軍少將。至於克雷斯韋爾個仔、金文泰個孫大衛•金文泰爵士(Sir David Clementi,1949年2月25號—)就係英國保誠保險嘅主席。

部份著作

  • 金文泰爵士著作:
    • Cantonese Love Songs
    • Notes on a journey recently undertaken through the interior of China,一九零二年
    • Pervigilium Veneris,一九一一年
    • Summary of Geographical Observations taken during a journey from Kashgar to Kowloon (1907-8),Hongkong:Noronha,一九一一年
    • Bibliographical and Other Studies on the Pervigilium Veneris,Oxford: B. H. Blackwell or London: Humphrey Milford,一九一三年
    • The Chinese in British Guiana,Georgetown:Argosy,一九一五年
    • Elements in Analysis of Thought,B. Blackwell,一九三三年
    • A Constitutional History of British Guiana,London:Macmillan,一九三七年
  • 金夫人著作:
    • Through British Guiana To The Summit Of Roraima,T. Fischer Unwin,一九二零年

榮譽

殊榮

榮譽學位

以佢命名嘅事物

香港

  • 金文泰中學:位於香港島北角,原本係金文泰喺一九二六年創立嘅官立漢文中學。學校喺一九五一年改名金文泰,金夫人得知此事後,一九五八年一月四號,由英國寄贈「金文泰爵士紀念杯」一座,以作紀念。
  • 金督馳馬徑:位於香港島東區郊區,聽講係金文泰喺香港嗰陣,成日喺呢度騎馬。
  • 金夫人馳馬徑:位於香港仔水塘,用金文泰夫人命名。

新加坡

馬來西亞

參考

  1. "Sir Cecil Clementi and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rchives & Manuscripts at the Bodleian Library University of Oxford.{{cite web}}: CS1 maint: url-status (link)
  2. Welsh, Frank (1993). A History of Hong Kong. London: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3. 金文泰 - 檔案 - 名譽博士學位畢業生 - 香港大學名譽博士學位畢業生 (繁體中文). 香港大學.

書籍

睇埋

官銜
上一任
譚臣
署理香港輔政司
1911年
下一任
巴恩斯
上一任
蒲魯賢
署理香港輔政司
1911年–1912年
下一任
施勳
上一任
曼寧爵士
署理錫蘭總督
1925年
下一任
愛德華•亞歷山大(署理)
上一任
施勳爵士(署理)
第17任香港總督
1925年–1930年
下一任
修頓爵士(署理)
上一任
克里福爵士
海峽殖民地總督
1930年–1934年
下一任
珊頓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