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系學粵拼jam1 hai6 hok6英文phonology)係語言學最重要最基礎嘅領域之一,研究語言音系:簡單噉講,一隻語言嘅音系係指隻語言「組織佢哋啲語音」嗰套方法—例如依家有兩隻語音,可能語言 A 會當佢哋係兩隻唔同嘅聲,但係語言 B 就當佢哋係同一種聲。音系學同語音學關係非常之咁密切—語音學都係研究語音,但係比較重視研究客觀嘅語音,即係語音學唔係咁在乎「個別語言係咪會分辨呢兩種語音」噉嘅問題。

音系對於學第二語言嚟講相當重要。語言之間喺音系上可以爭幾遠,而呢點往往會令到(例如)以語言 B 做母語嘅人學語言 A 嗰陣,唔識分「語言 A 會分但語言 B 唔會分」嗰兩隻語音,因而喺學語言嗰時遇到障礙。例如粵語就出晒名缺乏輔音,用粵語做母語嘅人學英文(有唔少濁音)嗰陣,成日都喺濁音發音方面遇到困難[1]

以下嘅內容如果有基本概念(IPA元音輔音等)唔明,可以去睇睇語音學先。

基本定位 編輯

 
係用美式英文[i][u][ɑ] 呢三個元音得出嘅聲波。打戙軸係頻率,打橫軸係時間。
想像而家攞 [i](近似粵拼i1)嚟睇,人係咪真係次次讀親 [i] 都會發出完全一樣嘅聲波呢?語音學研究畀嘅答案:唔係。
睇埋:語音學聲波感知

首先,思考一個明顯嘅事實:「屬同一款聲」嘅語音,喺聲波上查實好唔同。想像而家

  • 搵若干個識講粵語嘅人返嚟,男女老幼都有,有部份人唔係以粵語做母語嘅(講起粵語上嚟有口音);
  • 跟住叫呢班人齊齊用粵音讀出巴士粵拼baa1 si2)呢隻字詞;

淨係靠常識已經可知,佢哋個個人發出嘅聲波都有啲唔同:人類齋靠聽,就可以判別邊把聲係男邊把聲係女,可以大致判定講嘢嗰個人嘅年紀,又會聽得出非母語使用者有口音;而且就算年紀性別相同,唔同個體嘅都有差異,聽者可以作出「講緊嘢嘅人係阿祥,我認得阿祥把聲」噉嘅判斷。語音學研究亦都證實咗呢點—語音學家聲學儀器量度人講嘢產生嘅聲波,發現所謂「完全同款」嘅聲波喺物理上係唔同樣嘅。

但係事實又表明,人能夠可靠噉將呢啲實際上唔同嘅聲波當做「同一隻聲」—用返頭先個例子,一位熟識粵語嘅聽者聽到咁多股唔同嘅聲波,能夠準確做出「佢哋講嘅係巴士」嘅判斷。噉就表示,粵語實係有某啲方法「組織語音」,而粵語使用者嘅入邊實係有一啲法則,指定

  • 「呢拃呢拃實際上唔同嘅語音,一律屬於 /m/(例漢字)」
  • 「呢拃呢拃實際上唔同嘅語音,一律屬於 /l/(例漢字:)」
  • 「呢拃呢拃實際上唔同嘅語音,一律屬於 /s/(例漢字:)」

等嘅資訊[註 1]音系係指緊一隻語言呢啲「組織語音」嘅方法,可以理解為「語音系統」噉嘅意思。粵語音系指嘅係粵語嘅音系,英文音系指嘅係英文嘅音系。而音系學就係語言學嘅一個子領域,顧名思義專門研究音系[註 2]

基礎:音素概念 編輯

用符號([] 或者 //)括住嘅係用國際音標(IPA)寫嘅語音。

想像而家有人用粵語讀出以下呢兩隻漢字[註 3]

  • (用 IPA 寫:[kɐiː˥]粵拼gai1
  • (用 IPA 寫:[kʰɐiː˥];粵拼:kai1

—喺粵語裡邊,攞一段以 [k] 開頭嘅語音,將個 [k] 換做 [kʰ] 同時其餘嘅音不變,會令到段語音變咗意思唔同嘅第隻詞位。然後又聽一聽以下呢一對語音[註 4]

而家想像有個廿一世紀初嘅粵語人阿明,佢聽到 [pa˥]粵拼baa1,可能漢字:),正確噉理解到對方想講乜,但佢聽到 [ba˥] 嗰陣,就當咗對方係「讀緊嘅音,不過係讀得怪咗少少噉解」—即係話喺阿明腦入面,兩種聲都係 /pa˥/[p][b] 之間查實有顯著差異,粵語音系唔會辨別呢兩種音,不過某啲語言可能會,仲會將 [pa][ba] 嘅音當做意思唔同嘅字詞(當做 /pa//ba/),例如印地話尼泊爾話就有噉嘅情況[註 5]。設阿星係一位以尼泊爾話做母語嘅朋友:

ㅤ喺阿明個腦入便...ㅤ [pa˥]/pa˥/ [ba˥]/pa˥/
ㅤ喺阿星個腦入便...ㅤ [pa]/pa/ [ba] /ba/


由上述呢個例子入邊,可以帶出以下呢啲概念:音素[e 1]係一隻語言嘅音系當中嘅一個基本組成部件,一個音素可以有若干個同位異音[e 2]—即係若干個「實際上有差異但隻語言嘅使用者當佢哋係同一隻音素」嘅語音;一隻語言嘅音素,係指喺呢隻語言入邊可以辨義嘅最細單位,一隻字詞是但一個音素變咗,就會唔再有原先個意思;例如喺粵語入邊 /k/ 就係一個音素,將一隻字詞入邊嘅 /k/ 換做例如 /kʰ/ 就會令到意思唔同咗[2]—睇返嗰個例子。除此之外,亦可以思考吓最細對立體[e 3]呢個概念:攞兩隻字詞,將其中一隻字詞嘅其中一個音素換咗,就可以得出另外嗰隻字詞[3]:2.1—例如喺粵語入邊就係一對最細對立體,將開頭嗰個 /k/ 換做 /kʰ/(淨係換一個音素)就可以得出

對比強弱 編輯

音素之間嘅對比可以有強弱之分:指定一隻語言,攞佢裏便嘅一對音素嚟睇,嗰對音素都會有明顯嘅對比;用粵語做例,

對比緊... 唔同嗰個音素(粵拼) 唔同嗰個音素(IPA)
saam1(例漢字:)同 saan1(例漢字: m 對 n /m//n/
pang4(例漢字:)同 nang4(例漢字: p 對 n /pʰ//n/
laa1(例漢字:)同 saa1(例漢字: l 對 s /l//s/

好多時,呢啲對比都係「強」嘅:嗰對彼此之間有對比嘅音素,喺所有情況下都有對比,但係喺好多語言入便又會出現一種情況,就係正常情況下有明顯對比嘅一對音素,喺某啲情況下會冇咗對比[4]:p 4。例如廿一世紀初嘅韓國話,就被指有一種情況,某啲形態素如果掕喺另外一個形態素後便,開頭嗰個 /t/ 就要以 [d] 噉嘅形式實現,即係話例如喺正常情況下係 /to/,但係如果呢隻字詞掕喺/su/)後面變成水道,語音實現就會變成

[sudo]

—正常情況下有嘅 /t//d/ 對比,喺呢個情況下唔見咗。順帶一提,呢種噉嘅情況被指係起咗一種作用,畀聽嘢嗰方知道一段音節係「處於咩位置」[4]:p 4

語音組合 編輯

語音組合:粵英對比
開頭輔音 粵語例子[註 6] 英文例子(英式
/s/ sou1 sow /səʊ/
/l/ lou1 low /ləʊ/
/m/ mit1 meet /miːt/
/sl/ 唔適用 slow /sləʊ/
/sm/ 唔適用 small /smɔːl/
内文:語音組合
睇埋:音節結構

語音組合呢部份假設讀者已經知道音節[e 4]係乜。

語音組合[e 5]係講緊一隻語言對「有邊啲音素組合可以容許」嘅限制[5][6]

首先,用廿一世紀初嘅粵語做例:粵語有 /pʰ/(例字:粵拼pou2)同 /l/(例字:粵拼lou2)呢兩個音素,但係 /pʰl/ 噉嘅輔音群,喺粵語入便係唔可以存在嘅,即係話粵語禁止咗最少一個可能嘅音素組合。

語音組合呢家嘢,亦會存在喺多複輔音嘅語言裡便。例如喺廿一世紀初嘅主流英文[註 7]入邊,成日都會見到 /bl/ 噉嘅輔音組合(例字詞:blaze · /bleɪz/,指火焰)同時 /bn/ 並唔係一個可接受嘅輔音組合—冇任何英文字詞會有 /bn/ 噉嘅開頭輔音[3]:1.2

而且綜觀世上咁多隻語言,語言學家發現語言喺音系上有啲普遍傾向—世上有好多語言都好似英文噉,容許 /bl/ 但唔容許 /lb/,亦有啲語言係兩者都容許,但係廿一世紀初嘅語言學家從來未見過有語言會係容許 /lb/ 而唔容許 /bl/[3]:3.1

示範:粵英對比 編輯

以下係噉咦對比吓粵語同英文,用嚟示範點樣解構語言嘅音系。粵語屬於漢藏語系[e 6],而英文屬於印歐語系[e 7]。廿一世紀初嘅粵語同同期嘅英文喺音系上有頗大嘅差異[7]

元音同輔音 編輯

首先,講輔音嘅話,以下係粵語嘅輔音:

唇音 脷尖前音 / 脷尖中音 硬顎音 軟齶音 喉音
非噝音 噝音 單輔音 唇音化
鼻音[註 8] /m/ m /n/ n /ŋ/ ng
塞音 送氣 /p/ b /t/ d /t͡s/ z /k/ g /kʷ/ gw (ʔ) 亞
送氣版本 /pʰ/ p /tʰ/ t /t͡sʰ/ c /kʰ/ k /kʰʷ/ kw
擦音 /f/ f /s/ s /h/ h
近音 /l/ l /j/ j /w/ w

以上嘅輔音體系同英文嘅對比:

  • 粵英都有嘅輔音:/p//t//k//f//s//h//m//n//ŋ//l//j//w/... 等等。
  • 粵有英無嘅輔音:/kʷ//kʰʷ//t͡s//t͡sʰ/... 等等。
  • 粵無英有嘅輔音:/v//θ//ð//ʃ/... 等等[註 9]
    /v/ 例字:vigour(IPA:/ˈvɪɡə/,意指精力、生命力
    /θ/ 例字:thin(IPA:/θɪn/,意指
    /ð/ 例字:this(IPA:/ðɪs/,意指呢個
    /ʃ/ 例字:sheep(IPA:/ʃiːp/,意指

除此之外,英文亦比較多濁音,唔似得粵語噉淨係得清音[8]。而講元音嘅話,

—齋靠睇元音圖已經睇得出,港式粵語同加州英文喺元音特性上都有差異,例如 /y/(對應粵拼yu,例漢字:... 等)呢隻元音就係粵語有但加州英文冇嘅。

其他差異 編輯

而且粵語同英文之間嘅差異,遠遠唔淨只係「有邊啲元音同輔音」咁簡單,包括:

  • 聲調:粵語係聲調語言,會靠一個音節音高變化嚟分辨唔同嘅字詞,例如粵拼si1)同粵拼si2)呢兩隻漢字嘅讀音,喺輔音同元音上一樣,兩者嘅分別在於係第一調,音高又高又平,而係第二調,音高逐漸上升。英文唔係聲調語言,所以冇呢啲噉嘅嘢[註 10]
  • 複輔音(可以睇返語音組合):英文嘅音節結構明顯比較複雜,屬 (C)(C)(C) V (C)(C)(C)(C) [10]—意思即係指英文入邊嘅一段音節,開頭可以有最多三個輔音連續出現,而個尾就可以有最多四個輔音連續出現,例字詞—
    spray(IPA:/spreɪ/,意指噴灑)—呢隻字詞有一段音節,音節開頭有三個輔音接連出現。
    • 相比之下,粵語嘅音節結構就簡單好多,係 (C) V (C) [11],會有(粵拼saa1 或者 laa1 嘅音節,但唔會有例如 slaa1 噉嘅音節。
  • /ŋ/ 點樣用法(可以睇返語音組合):呢個輔音用羅馬字寫,通常會寫做 ...ng,廿世紀嘅粵語同英文都有 /ŋ/,不過粵語可以喺音節開頭用呢個輔音,例如係烏鴉(標準粵拼ngaa1)噉[註 8],而英文就限住咗淨係可以喺音節尾用呢個輔音,例如 sing(IPA:/sɪŋ/唱歌噉解)等嘅字詞。

粵語同英文嘅呢啲差異,被指係令到粵語人(以粵語做母語嘅人)學英文有困難,或者講起英文上嚟有明顯口音,人哋一聽就聽得出佢哋母語唔係英文。例如粵語人被指因為慣咗自己母語係冇複輔音嘅,所以講英文嗰時成日將一串複輔音「縮短,攞走咗其中一啲輔音」—即係例如將 play/pleɪ/噉解)讀做 pay/peɪ/畀錢噉解,個 /l/ 唔見咗)噉[8]

Info:英文嘅送氣變化

送氣係指一吓講嘢嘅聲發出嗰陣會帶有一吓空氣噴出,喺 IPA 入面通常會寫做一個上標嘅細階 h(ʰ)。觀察者可以擺隻手掌係自己個前面,如果吓聲係有送氣嘅,佢應該可以感覺到有股空氣噴落佢隻手度[12]。廿一世紀初粵語入邊嘅例子:

有送氣:paa3(可能漢字:)、taa1(可能漢字:)-呢兩隻字嘅開頭輔音用 IPA 寫會係 [pʰ][tʰ]
冇送氣:baa1(可能漢字:)、daa1(可能漢字:[註 11])-呢兩隻字嘅開頭輔音用 IPA 寫會係 [p][tʰ]

廿一世紀初嘅英文音系有一個特徵,就係 /t//p//k//t͡ʃ/ 呢幾隻輔音音素如果喺隻字詞嘅開頭,就要送氣,但如果個輔音前面有個 /s/ 就唔使送氣,例字詞[13]

pit(IPA:[pʰɪt] - /pɪt/),spit(IPA:[spɪt]
top(IPA:[tʰɒp] - /tɒp/),stop(IPA:[stɒp]
keep(IPA:[kʰiːp] - /kiːp/),skip(IPA:[skɪp]

呢種送氣變化係粵語冇嘅。

音系分析 編輯

區別特徵 編輯

 
B:宇宙間一切有可能出現嘅聲
A:區別特徵
(幅圖唔跟比例畫。)
内文:區別特徵

思考吓區別特徵[e 9]嘅概念:區別特徵包括咗一拃語音特性,係音系分析會用到嘅;舉個具體例子,一股聲波頻率主宰咗嗰股聲波聽落有幾高音;人嘅聽力範圍[e 10]係有限嘅—健康正常嘅大人,據講淨係可以聽到頻率 20 至 20,000 Hz 嘅聲[註 12],噉即係話想像

  1. 200 Hz 嘅聲對 300 Hz 嘅聲
  2. 30,000 Hz 嘅聲對 30,100 Hz 嘅聲

喺 1 同 2 嗰兩種情況下,兩隻聲之間喺頻率上都係爭咗 100 Hz 咁多,一個正常嘅大人應該能夠喺情況 1 之下分辨兩種聲,但換轉係情況 2,一個普通人就應該唔識分兩種聲;噉即係話咁多種聲性質差異當中,得一小部份係人類聽得出嘅,一種聲性質要係「人類聽得出嘅」先有可能成為區別特徵,能夠畀一隻語言嘅使用者用嚟分辨唔同嘅字詞[3]:3.2。呢啲噉嘅聲佔咗「宇宙間所有可能出現嘅聲」嘅一極小部份

對區別特徵嘅分析,通常係噉做嘅:

  • 攞住手上想分析嗰隻語音;
  • 列出晒可能嘅區別特徵;
  • 同每個區別特徵,畀(表示嗰隻語音具有呢種特徵)或者(表示嗰隻語音並冇呢種特徵);

舉例說明,以下係廿一世紀初英文入便幾個輔音,用其中一啲區別特徵嚟表達[14][15]

輔音 近似粵拼 音節核心[e 11] 輔音[e 12] 響亮[e 13][註 13] 濁音[e 14] 部位喺前[e 15] 鼻音[e 16]
/p/ b - + - - + -
/t/ d - + - - + -
/ŋ/ ng - + + + - +

當中頭嗰三個特徵(音節核心、輔音同響亮)係所謂嘅主要類別特徵[e 17][註 14]。而自然類別[e 18]就係指緊一拃同樣具有某種特徵嘅音素。唔同語言用到嘅區別特徵都可以唔同,而且經驗表明,隨住語言學家發掘學界前所未知嘅語言[註 15],佢哋不時會發現新嘅區別特徵,而語言學界嘅「區別特徵一覽表」亦曾經經過多次改版[3]:3.6

一隻語言可以有幾多個音素,受制於佢哋用咗幾多種區別特徵:設一隻語言用咗 n 咁多隻區別特徵;如果完全「天真」噉思考,隻語言嘅可能音素數量會係   咁多[註 16];但係齋靠諗已經可知,某啲特徵本質上就係唔相容嘅,物理上冇可能同時係正,例如一個元音冇可能係[3]:3.2

條脷高咗[e 19] 條脷低咗[e 20]
+ +

所以實際上,音素嘅數量梗會明顯細過   呢個數值。

Info:區別特徵表達語流音變

音系法則[e 21]講到,一個語音好多時都會受到佢前或者後嘅音素影響,而變到同單獨存在嗰陣有啲唔同咗(語流音變)。

音系法則可以用區別特徵嚟表達。例如想像而家手上有一隻語言。呢隻語言有條法則,就係任何擺正喺鼻音(想像粵拼m 同埋 n)前嘅元音,都要鼻音化[e 22],讀起上嚟要有少量空氣由個鼻嗰度噴出嚟(變到似鼻音)。用區別特徵嘅方法表達嘅話,呢條法則可以噉樣寫[3]:3.4.2

 ___  

上述呢段嘢意思係話:「凡係具有 +syl(音節核心)呢種特徵嘅,都要作出 +nasal(鼻音變成)呢種變化,假如佢後面掕咗個 +nasal 嘅音(鼻音)嘅話。」即係話箭咀前嗰嚿係「要做變化嗰啲音素」,箭咀後嗰嚿表示「要做咩變化」,而最後嗰嚿就表示「咩情況下要做啲噉嘅變化」。

底層形式 編輯

幾個俄文字詞嘅變化[3]:4.1 [註 17]
意思 主格單數 屬格單數
汽車 /avtomobilj/ /avtomobilja/
森林 /les/ /lesa/
死屍 /trup/ /trupa/
時間 /ras/ /raza/
/glas/ /glaza/
内文:底層形式
睇埋:心智表徵

音系學另一個重要課題係有關「人腦裡便發生緊乜嘢事」:想像而家有一個人用粵語(或者是但攞一隻語言)發出幾段音節;佢要喺個腦入便處理想講嘅內容以及要發出嘅語音,然後佢個腦將呢啲資訊傳去佢聲道啲肌肉,指揮佢嘅聲道做出適當嘅郁動發出語音;噉就自然引起咗一啲問題—

  • 攞住兩個音節,兩段音節啲音素聽落完全一樣。
  • 原則上,佢哋都會各自喺講嘢嘅人個腦入便有個對應(底層個樣)。
  • 而家已知兩個音節實現咗嗰個樣係一樣嘅,但係佢哋底層形式[e 23]有冇可能有分別呢?

好似語流音變等嘅現象表示,兩段原則上音素唔同嘅音節,有可能因為語流音變嘅緣故而變到冇咗差異(中和[e 24])—明明係彼此之間有差異嘅音素,可能喺某啲環境下會冇咗差異[3]:4.1

而家又考慮吓俄羅斯話裡便嘅文法格[3]:4.1。俄羅斯話同好多歐洲語言一樣,有文法格呢家嘢,簡單講即係話一隻字詞要視乎佢喺句子入便扮演咩角色(係主語賓語等)而變樣。依家睇吓俄羅斯話啲名詞點樣變化—首先好明顯嘅係,俄羅斯話要將一隻單數名詞由主格變做屬格,唔淨只係「加 -a 喺隻字詞最尾」咁簡單,「喺隻字詞最尾加 -a」呢條簡單嘅法則適用於好多字詞,但某啲字詞(例如時間)就明顯唔係跟呢條簡單法則嘅,而且呢種變化嘅法則仲頗為複雜—例如時間兩者都係尾個輔音由 /s//z/(將 /s/ 變成佢個濁音版本),但森林都係 /s/ 做尾又唔見佢有噉嘅變化。噉即係話「表示隻字詞變咗屬格」嗰一截形態素,可能以唔同嘅音素出現(語音交替[e 25])。

講嘢嘅人喺腦入便諗緊嗰個音素,會唔會同佢實際發出嚟嘅音素有差異呢?假設佢冇發音失誤。

分析方法 編輯

音系分析[e 26]做嘅嘢,涉及逐步噉拆解一隻語言嘅音系法則,同構詞關係密切[3]:Ch 6:做音系分析嘅研究者會搵大量嘅語言數據,跟住睇吓根據呢拃數據,隻語言嘅語音似係跟從乜嘢音系法則變化嘅(預想法則),諗完佢就會再去搵新數據,睇吓新數據係咪真係同預想法則吻合,唔係嘅話就要改吓啲法則,然後係噉重複,務求令到啲法則同數據完美符合為止。

而家用廿一世紀初嘅日本話做例子,想像而家研究者已知呢拃日本話動詞[3]:6.5

意思 現在式 過去式
瞓覺 /neru/ /neta/
/miru/ /mita/
閱讀 /jomu/ /jonda/
Call /jobu/ /jonda/

分析者可能會首先提出噉嘅法則:「/u/ 係表示現在式嘅形態素,而 /ta/ 係表示過去式嘅形態素」... 等等。但係呢條法則明顯有問題—如果呢條法則係真嘅,就表示(例如)瞓覺字幹/ner-/,而噉就表示瞓覺嘅過去式理應會係 /nerta/,不過事實顯然唔係噉,就表示條法則有必要作出更改,例如改做

  • 瞓覺嘅字幹係 /ne-/
  • 「如果隻字幹唔係 /o/ 做尾,現在式嘅形態素係 /-ru/
  • 「如果隻字幹係 /j/ 開頭嘅,過去式嘅形態素係 /-nda/

等等。改完佢哋會去搵更多字詞返嚟,睇吓新法則係咪準確預測到嗰啲字詞嘅樣。如是者,做音系分析嘅人會一路重複,直至搵到完美描述到一隻語言嘅音系嘅方案為止。順帶一提,「提出假說,搵證據睇吓假說合唔合乎現實,唔合乎就改,改完再去搵證據...」好似噉嘅過程,正正就係科學方法個基本格局[16]

音系類型 編輯

清小舌塞音 [q];仔細聽就會聽得出,呢個音同普通話拼音入便嗰個 q —寫緊送氣清齦腭塞擦音 [t͡ɕʰ] —有明顯分別。

語言類型[e 27]方面嘅研究旨在比較唔同嘅語言,按各種唔同嘅特性嚟將語言分類[4]:p 1。呢啲研究成日都會睇音系類型[e 28],尤其有興趣想知唔同語言喺音系特性上有咩差異,會唔會有某啲音系特徵常見啲,或者會唔會有某啲音系特徵少見啲。

音系類型研究者睇勻咗好多隻語言,包括好多漢藏語系同印歐語系以外嘅語言。首先一樣好明顯嘅嘢係,音系並唔係隨機嘅,有某啲特徵好明顯比較常見。簡單嘅可以係討論

  • 輔音有幾多個:廿一世紀初嘅粵語有 19 隻輔音[註 18][17],英文有 23 隻,河內嘅越南話就有 20 隻[18]-都算係接近平均嘅輔音數量;世上有啲語言得嗰6隻輔音咁少,又有啲語言有成百幾隻輔音咁多;响最基本上,語言學家可以將語言分做三大類-輔音數量同平均相約、輔音數量細過平均、同埋輔音數量大過平均。
  • 元音有幾多個:廿世紀尾嘅粵語有 8 [19]或者 11 [20]個元音,英文有最少 14 隻[註 19],而標準嘅日本話就得嗰 5 隻(所謂嘅 a i u e o)。根據 2010 年代初嘅研究,世上有啲語言得嗰 2 隻元音咁少。同輔音分類法一樣嘅係,語言學家可以將語言分做三大類—元音數量同平均相約、元音數量細過平均、同埋元音數量大過平均,當中據講有大約一半嘅語言都係有 5 至 6 隻元音(元音數量平均)嘅。
  • 邊啲元音或者輔音常見啲[3]:7.1:例如世上嘅語言幾乎係冚唪唥都有 [p, t, k](對應粵拼 b- d- g-)呢幾個塞音[e 29];多數語言都有最少一隻擦音[e 30](輔音一類,發出擦音嗰時人會迫空氣通過由兩個發聲器靠得好埋組成嘅通道),好似粵語就有 [f]粵拼f)— [f] 被指係擦音當中第二常見嘅;相比之下,清小舌塞音 [q] 就少見好多。
  • 音節結構係點:唔同語言喺音節結構上可以幾唔同,例如比較粵語標準官話嘅音系,粵語有多款標準官話冇嘅結尾輔音,包括[21]
    [t],例子有 bit1(可能漢字:)、sit6(可能漢字:);
    [k],例子有 sik1(可能漢字:)、sik6(可能漢字:);
    [m],例子有 sam1(可能漢字:)、gam1(可能漢字:);

等等。

進一步噉睇,音系類型研究仲可以係研究一啲蘊含性質嘅概念[3]:7.1:例如以廿一世紀初嘅語言學界所知,

  • 好多語言完全冇鼻化元音
  • 有部份語言有鼻化元音又有非鼻化嘅元音;
  • 但係冇任何已知嘅語言係只有鼻化元音嘅;

—即係話鼻化元音存在就表示(蘊含)非鼻化嘅元音一定存在。透過比較唔同語言嘅音系特性,語言學家可以加深佢哋對語言嘅理解。

注意點:

有關語言類型研究得出嘅結果係咪靠得住,要留意返幾點[3]:7.1

  • 樣本代表性:據估計廿一世紀初地球上有過七千隻語言,當中得約莫一千隻算係研究完整嘅。語言類型講「語言傾向有呢啲呢啲特性」係基於一個前題,假定咗已知嘅語言能夠充分噉代表所有嘅語言,而有唔少語言學家都質疑呢個前題係咪成立。可以睇睇科學哲學成日講嘅歸納[e 31]概念。
  • 書寫問題:冇任何嘅文字系統能夠完美噉表示語言,例如普通話拼音入便用 q 呢隻羅馬字寫嘅音,查實係寫緊送氣清齦腭塞擦音[t͡ɕʰ][22],而唔係寫緊清小舌塞音(IPA 入便嗰個 [q])—同一個字符,可能唔同語言嘅書寫系統會用佢嚟寫唔同嘅語音。
  • 統計性質:語言類型學家做嘅宣稱,通常係統計性質嘅,即係佢哋會話「語言傾向有噉噉噉嘅特性」,而唔會話「語言永遠都係有噉噉噉嘅特性」。

音段特性 編輯

 
有啲元音係圓唇嘅,讀起上嚟嘴唇呈圓形,例子有閉後圓唇元音 [u] —粵語都有噉嘅音,想像粵拼 fu1 個元音(例漢字:夫、呼)。

同化[e 32]係指緊兩段相鄰嘅音段[e 33]互相影響,其中一個音段喺某啲特徵上似咗另外嗰個,因而令到兩個音段變得更相似[3]:7.2。如果用粵語嚟做例嘅話,可以想像吓以下嘅變化:

字詞 未同化(IPA) 同化咗(IPA) 解釋
今日 [kɐm˥jɐt̚˨] [kɐm˥mɐt̚˨] j 開頭變咗 m(似個結尾)
一世 [jɐ˥sɐi˧] [jɐs˥sɐi˧] t 結尾變咗 s(似個開頭)

同化嘅一個常見例子,係所謂嘅元音和諧[e 34]:有啲語言會有種規則,要求同一音節或者同一形態素入面出現嘅元音一定要喺某啲區別特徵上相同,呢種限制就係所謂嘅元音和諧;其他話嘅元音就冇噉嘅限制[23][24];抽象化啲講可以噉想像—

同化前   同化後
VaC Vb C Vb C VaC Va C Va C   Va = 類型-a 嘅元音,Vb = 類型-b 嘅元音,C = 輔音)

當中細階 a 同 b 可以係某啲區別特徵。有元音和諧情況嘅,包括蒙古話烏拉語系[e 35] 常見於東歐某啲地方,例子有芬蘭文同埋匈牙利文)以及突厥語系[e 36]嘅眾語言(廣泛分佈喺中亞各地,例如土耳其話就係一隻突厥系嘅語言)... 等等。用土耳其話做例,土耳其話入便表示屬格詞尾/-yn/ 或者 /-un/)如果打前嗰個元音係圓唇嘅,就要跟住變圓唇[3]:7.2。除咗元音,輔音都可以出現和諧[e 37]嘅現象,一隻輔音喺某啲區別特徵上變到似同佢相鄰嘅音段,會有硬腭化[e 38] 發起音上嚟條脷移近咗硬腭)等嘅現象。有唔少語言類型學研究者都喺度比較唔同語言嘅同化規則,想按「同化規則嘅類型」嚟將語言分類。

除咗同化之外,亦可以思考以下呢啲音段特性:

  • 補償延長[e 39][25]:p 1:形態素嘅結合,好多時都會令到某啲元音或者輔音「消失」,例如好多語言都唔容許元音連續出現(VV),如果形態素嘅結合令到 VV 出現嗰陣,其中一個元音就要「消失」;呢種噉嘅情況發生嗰時,淨低嘅音往往會延長些少,好似要「補償返」唔見咗嗰個音噉;例如古希臘文就被指係充滿咗補償延長,(例如)結尾嘅 /-s/ 消失嗰時隔離嗰個元音會稍為變長。
  • 音群削減[e 40][3]:7.3:有好多語言都有複輔音呢家嘢,喺音節開頭或者尾嗰度有多個輔音連續出現,例如格魯吉亞話啲複輔音仲長過英文,可以有成六個輔音接連出現[26];亦有部份語言會有音群削減嘅現象,即係有規則指定喺某啲情況下要將複輔音「削短啲佢」—例如修納話[e 41]被指傾向避免 Cj(是但一個輔音後面掕個 /j/)噉嘅輔音群,一旦噉嘅複輔音出現講嘢嘅人就會自動噉「剷走」個 /j/ 佢。

等等。

輕重規律 編輯

内文:輕重讀

唔同語言處理輕重讀[e 42]嘅方法可以幾唔同[27][28]


聲調語調 編輯

内文:聲調語調
睇埋:高低重音

相關嘅文 編輯

文獻 編輯

註釋 編輯

  1. 縱使粵語使用者未必會有意噉諗呢啲法則。
  2. 音系同音系學呢兩個概念,喺英文入面個名一樣。都係叫 phonology 嘅。
  3. 留意粵拼同 IPA 用 k 呢隻羅馬字嘅方法有啲唔同。
  4. 留意粵拼同 IPA 用羅馬字 pb 嘅方法有啲唔同。
  5. 而一個以粵語做母語嘅人要學啲噉嘅語言,就好可能會喺發音上遇到困難。
  6. 呢度為咗令啲例子易睇,特登選用 IPA 同粵拼寫法一致嘅輔音,例如 /s//m/ 噉,而唔係用 /k/(貼近粵拼入便嗰個 g 多啲)等 IPA 同粵拼寫法唔同嘅輔音。
  7. 講緊好似倫敦紐約市等英文重地嘅英文—美國等地嘅某啲山旮旯地區可能會有一啲英文方言,係同主流英文明顯有異嘅。
  8. 8.0 8.1 有研究者指,廿一世紀初嘅粵語開始起咗變化,啲人日常講嘢嗰陣開始成日都唔分 nl,又唔分 ng 同埋「冇開頭輔音嘅音」。
  9. 日常用嘅文字做唔到完美反映語音,例如 /ʃ/ 並唔係真係 /s//h/ 嘅結合,但係啲人習慣上會將呢個音寫做 sh 呢串羅馬字
  10. 不過英文有語調呢家嘢,例如問問題嗰陣句嘢最尾嗰截音高會上升。
  11. 「買一打生果」嗰個
  12. 不過細路嘅聽力範圍會廣啲,聽到某啲大人聽唔到嘅聲。
  13. 呢度唔係講緊元音(有時又叫響音)。英文入便嗰個 sonorant 指嘅係嗰隻聲發出嗰陣,聲道嘅狀態係咪容許濁音。負號表示
  14. 有關輔音要點樣分類,可以睇睇調音部位調音方法嘅概念,而有關元音要點樣分類,可以睇睇元音圖
  15. 據估計,廿一世紀初嘅世界有超過 7,000 種語言咁多,不過大部份嘅語言都仲未畀學界詳細噉紀錄低。
  16. 可以睇吓階乘嘅概念。
  17. 留意 IPA 入邊嗰個 /z/ 有別於粵拼入邊嘅 z,粵拼入邊嗰個 z 比較似 IPA 嘅 /t͡s/
  18. 根據某啲數法,廿一世紀初嘅粵語有 20 個輔音至啱。
  19. 呢個數值可以視乎地區而有異。

引述 編輯

篇文用咗嘅行話或者專有名詞英文版本如下:

  1. phoneme
  2. allophone
  3. minimal pair
  4. syllable
  5. phonotactics
  6. Sino-Tibetan languages
  7. Indo-European languages
  8. vowel diagram
  9. distinctive feature
  10. hearing range
  11. syllabic
  12. consonantal
  13. sonorant
  14. voice
  15. anterior
  16. nasal
  17. major class feature
  18. natural class
  19. high
  20. low
  21. phonological rule
  22. nasalization
  23. underlying representation
  24. neutralization
  25. alternation
  26. phonological analysis
  27. linguistic typology
  28. phonological typology
  29. stop consonant / plosive
  30. fricative
  31. induction
  32. assimilation
  33. segment
  34. vowel harmony
  35. Uralic languages
  36. Turkic languages
  37. consonant harmony
  38. palatalization
  39. compensatory lengthening
  40. cluster reduction
  41. Shona
  42. stress

篇文引用咗以下呢啲文獻網頁

  1. (英文) 用粵語做母語嘅人講英文嗰時嘅發音問題 (PDF),香港科技大學,呢篇文講咗以下呢段:"For Cantonese speakers, the main problem with English consonant sounds is how to say voiced consonants and make them different to voiceless ones. The reason this is often problematic is that consonants in Cantonese are voiceless."
  2. Akmajian, Adrian; Demers, Richard A.; Farmer, Ann K.; Harnish, Robert M. (1990).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and communication (第3版). Cambridge, MA: MIT Press.
  3.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Odden, D. (2013). Introducing phonolog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可以睇睇呢本書 3.4.2 嗰一截,詳細講咗點樣用區別特徵嚟表示一隻語言嘅音系法則
  4. 4.0 4.1 4.2 What is Phonological Typology? (PDF). UC Berkeley PhonLab Annual Report. p. 103:"It may instead have a demarcative (syntagmatic) function helping to determine where one is in the spoken chain."
  5. Syllables and Phonotactics (PDF), UMass.
  6. Lecture 9 Phonology: syllable structure and phonotactics.
  7. Chan, A. Y., & Li, D. C. (2000). English and Cantonese phonology in contrast: Explaining Cantonese ESL learners' English pronunciation problems. Language Culture and Curriculum, 13(1), 67-85.
  8. 8.0 8.1 Pronunciation of Hong Kong English. EdUHK.
  9. Zee, E. (1991). Chinese (Hong Kong Cantonese).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1(1), 46-48,呢幅圖建基於呢篇文嗰一幅。
  10. Abercrombie, D. (2019). Elements of general phonetics.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11. Bauer, R. S. (1995). Syllable and word in Cantonese. Journal of Asian Pacific Communication, 6(4), 245-306.
  12. aspirate - linguistics.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13. 3.6 Aspiration
  14. Distinctive features. Macquarie University.
  15. Overview of Distinctive Features. University of Ottawa.
  16. Goldhaber, A. S.; Nieto, M. M., Photon and graviton mass limits, Review of Modern Physics (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 January-March 2010, 82: pp. 940.
  17. Thurgood, G.; LaPolla, R. J. (2017). The Sino-Tibetan Languages (2nd ed.). Routledge. p. 171-172.
  18. Kirby, James P. (2011). "Vietnamese (Hanoi Vietnamese)".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1 (3): 382, 384.
  19. "Cantonese Transcription Schemes Conversion Tables - Finals". Research Centre for Humanities Comput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喺March 5, 2019搵到.
  20. Luo, J., Li, V. G., & Mok, P. P. K. (2020). The Perception of Cantonese Vowel Length Contrast by Mandarin Speakers (PDF). Language and speech, 63(3), 635-659.
  21. Wong, A. W. K., Huang, J., & Chen, H. C. (2012). Phonological units in spoken word production: Insights from Cantonese. PLoS One, 7(11), e48776.
  22. Chirkova, Katia; Chen, Yiya (2013), "Xumi, Part 1: Lower Xumi, the Variety of the Lower and Middle Reaches of the Shuiluo River",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43 (3): 363-379.
  23. Krämer, Martin. (2003). Vowel harmony and correspondence theory. Berlin: Mouton de Gruyter.
  24. Ko, S., Joseph, A., & Whitman, J. (2014). Comparative consequences of the tongue root harmony analysis for proto-Tungusic, proto-Mongolic, and proto-Korean. In M. Robbeets & W. Bisang (Eds.). Paradigm Change: In the Transeurasian languages and beyond (pp. 141-176). Philadelphia, PA: John Benjamins.
  25. Compensatory lengthening (PDF), Stanford University.
  26. Easterday, S. (2019). Highly Complex Syllable Structure: A Typological and Diachronic study. Berlin: Language Science Press.
  27. l'accentuation.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28. Frost, D. (2011). Stress and cues to relative prominence in English and French: A perceptual study.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41(1), 67-84.

外拎 編輯